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18569|回复: 0

从日本电影看日本文化的颓废性ZT

[复制链接]

487

主题

522

帖子

325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54
发表于 2017-5-13 20: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日本作为岛国多灾多难、“祸福同道,盛衰反常”,使得日本人气质里带着其他国家没有的绝望和悲情。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没有一个可以做到日本电影所展现的那样纯净祥和,但同样也没有其他国家的电影可以做得像日本电影那样的肮脏变态。这种纯净和变态,有两个日本电影导演分别将其发挥到完美的境界,前者是沟口健二,后者则是三池崇史。沟口喜欢用电影演绎东方的经典名著,具有儒家的蕴雅深厚。三池崇史的艺术则本着实验的心态和魔鬼、极端的天才精神,他将日本电影前卫“变态”的一面发挥到了极致。
[关键词]日本电影;日本文化;颓废性;非理性;虚无主义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3年河北省教育厅青年基金项目(项目编号:SQ135002)。
日本古代的审美价值,主要是对美的感觉、对美的自然本能的欲望,即是一种对美的生命自然力的爆发和欣赏与享受。然而,美丽与善良的价值并非等同。日本文化恰好是非理性带来了模糊的美感,这种美感没有一定的指向,依据不同情况而变动,而不是纯粹的保守和内敛。由于缺乏理性的节制,所以日本更容易受到许多虚无主义的影响以及现代、后现代主义思维的影响,由此可以发现没有美感的模糊性指向带来了日本文化审美的不定性。日本思维普遍认为,人是两种灵魂的结合体,但不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和冲突,而是审美中带有的“柔和”与“猛烈”的斗争,需要说明的是,这两种审美的灵魂都是“善”的。在“柔和”中,日本文化表现出了它的理性、唯美、纯净和洁白,而“凶猛”则象征着暴力、丑陋、恐怖、刺激等,在电影领域,前者代表如沟口健二,后者如三池崇史。在艺术构建中,“柔和”和“凶猛”的这两种灵魂二律背反,相映成趣,共同构建艺术、追求真理,也在日本文化内部构置了复杂的平衡。
一、“颓废”释名
我们的邻邦日本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也是两面性最强的国度。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像日本这样纯洁静美,仿佛空气中纯洁到没有一丝尘粒,譬如日本的纯爱电影、小清新影片等,画面徐徐铺展,万物净洁美好;然而世界上也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像日本这样的狂暴凶狠,他们的电影中充斥着许多色情暴力的感官刺激,刀起头落、鲜血狂飙、污浊龌龊等画面也屡屡存在于日本电影之中。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讨论的纯美或颓废都是审美意义上的,与平时生活中所用的“油画”或者“安然”没有半点关系,这是一种审美方向的追求,是对理想的极端努力。这关系到日本古代的审美价值,主要是对美的感觉、对美的自然本能的欲望,即是一种对美的生命自然力的爆发和欣赏与享受。这种颓废和唯美构成了日本文化审美的二律背反,缺一不可,没了颓废,日本文化根本不能构成当前的审美趣味。但是,这种颓废和唯美只是一纸之隔,这两种极端在日本文化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在相映成趣、二律背反中建起电影大厦,也内置了日本文化的复杂性和平衡性。日本人追求纯美走到极致便是日本人对唯美的极端追求,便是颓废、哀伤,积压久后便是生命力的爆发,之后顺着生命的轨迹走向死亡,陷入沉沉的哀伤之中。古典的唯美哀伤与现代的暴力死亡在艺术体验上打通。但这二者都并非现实人生中常有的体验。
颓废是日本审美、文化和艺术的代名词和重要组成元素,从许多日本文化符号中我们都能管窥一二。首先,日本人喜爱樱花,但这种纯美的樱花中其实映射的是文化的妖冶淫荡;其次,日本的几位文学大师也体现了这样的现代性元素:谷崎润一郎与三岛由纪夫充满现代的力度美感,这两位与川端康成的古典韵律一样,都无法摆脱一脉相承的颓废。
二、日本电影中的颓废例谈
本部分将以沟口健二和三池崇史这两位风格不同的日本导演为例,分析他们如何表现日本文化的“颓废性”。
(一)沟口健二电影:纯净祥和的古典日本
1物哀美
沟口健二热衷追求传统风骨,沟口的古典情趣,属于艺术的层面,他弘扬传统美学,把许多日本古典文学作品转化为影像作品,散发着日本传统影像中杳冥、幽邃的独特韵味。沟口远离现实生活,由此产生了美和浪漫。他在影像方面为了模仿日本传统绘物卷,开创了“全景长镜头”的拍摄方法,使人与景融为一体。
以女性人物形象为例,沟口作品中的女人带有对理想和纯洁的强烈追求和塑造欲望。他将谷崎润一郎小说《阿游小姐》拍做电影,把难以名状的物哀之美成功视觉化,但沟口健二将谷崎润一郎小说中通奸、不伦之恋这些并非传统道德的事统统改编,使其回归传统。原著作品中的中心思想是表达慎之助无比膜拜、向往和爱恋阿游的美丽,甚至抛弃了他内心的杂念。而在沟口改编拍摄的电影中,原著的恶魔情感统统被去掉,而只剩下人情冷乱和透着亲切的关怀。原著中那些讽刺、丑恶的一面成功被古典的、唯美的神韵代替,那些被作家塑造的非现实人物被沟口导演现实化,而那些已有的符合传统古典审美风范的内容则被统统保留下来。
2幽玄美
沟口的个人经历中带有很多对古典、对纯美的向往,它对古典艺术的造诣也很深,在电影中,他的艺术主张被充分表达出来,其中的古典美幻化为了“虚无”和“无常”,是哀婉、梦幻和孤独的美感,也就是所说的“幽玄”情调。出于对东方古典玄幽美的追求,他改编拍摄了鬼怪小说《雨月物语》,合并了其中的“蛇性的婬”和“浅芒宿驿”两个故事,制作成一部电影。全片基本见不到特写镜头,沟口始终保持着很长的景深,构成一个神秘的、象征性的空寂幽玄世界。
(二)三池崇史:群魔乱舞的“变态”大师
二战之后,日本的新兴导演由反对影像的平庸性,引发了新浪潮电影。三池崇史在20世纪90年代横空出世,以极致的实验风格打破传统艺术的美感,不仅在商业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而且在艺术上也取得了大师级的成就。
1糜烂肮脏
成长于好色风俗下的日本艺术,给人带来了日本人好淫的奇怪印象,日本电影也肆无忌惮索求着暖眛情色的极端体验。如果说沟口电影中,古典传统女性具有伟大的牺牲精神和物哀之美,那么在三池崇史的新浪潮作品中的日本女性们,大抵具有强烈的甚至夸张的自我意识。在三池崇史的《切肤之爱》中,他借助变态虐恋的形式展现了男人膜拜女人之美的极致。本来婉媚的爱情故事越来越驶向恐怖幽玄,女主人公麻美是一个施虐者,而男主角重治则不断地被她虐待,而重治获得的爱与美则正来自这些深刻沉重的虐待之中,如皮肤被刺穿、脚踝被挖去等。三池崇史在大量的类似于《切肤之爱》的这些作品中表达了极其充分的丑恶和荒谬,而他采用的手法又那么的温婉和绵长,在这样的艺术构建中,美与丑、纯美与颓废、洁净与暴力被充分交融。
2血色浪漫
三岛由纪夫“死+鲜血=美”的男性美学程式,也在三池崇史的电影中得到了视觉形而上的验证,他不再像沟口一样用美来表现古典美,而是用丑来表现现代美。三池崇史对血腥和屠戮有一种莫名的崇拜,他的暴力影像就是直接用鲜血狂飙的劲爆来刺激和剜割人的伤口。这种对暴力的崇尚最初体现在黑帮片中,如几乎是写实意义的《切肤之爱》所展现的那样。从《拜访者Q》开始,三池渐渐把暴力电影推向艺术境界,而暴力也褪去了直接粗糙的宣泄变成“变态”的风情,代表作就是《以藏》。主角以藏所到之处,带来的只有杀戮,见佛杀佛,见祖杀祖,一切规则都是可以被破坏的。在三池崇史的电影语言中,我们看到了日本深深的暴力逻辑,这也是他们对世界中事物的本能反应。
3鬼蜮诱惑
恐怖片在世界各国的电影艺术中都有所涉猎,如欧洲著名的波兰等中欧国家,再如美国的恐怖片也有众多流行流派,但在日本,恐怖的鬼魅质感却成为一种艺术,而非单纯的商业性质。日本的鬼片以奇、险见长,女鬼可以随意杀人,杀得让人无处躲避,在触及人之后即刻死亡,这种恐怖确有那么自然,像是从土中长出来。譬如我们熟知的《午夜凶铃》等日本惊悚片。但三池崇史不同于普通的日本恐怖片导演,他更像是个变态的噩梦制造者。他所谓的恐怖电影《极道恐怖大剧场牛头》是通过违犯禁忌来挑战人的承受极限,让人们像是被刮骨剜心一样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是让人欲呕不能,欲罢不能,这是一种超出视觉冲击的杀戮,而且是对人性和灵魂的彻底破坏。所以,这种破坏和扭曲形成了三池崇史的叛逆美学方式:丑陋中带着美丽,美丽中渗透着杀戮,杀戮中不忘纠缠和冲撞。
三、日本文化的颓废性
(一)非理性特质
日本文化颓废性的非理性特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尊崇原始神道教的自然一元论,这是重视巫术和主灵崇拜的土著信仰,神道的教义处在一种感性的状态,并未上升到形而上的层面,即认为美是自然,死亡是由精神到自然的惟一出路。非理性的第二个方面是自然主情观,日本古代神话一开始就将自然作为神来崇拜,将自然和神一体化,所以在日本民间信仰中,太阳是最富有情感和灵魂的东西,山石树木是无比崇高的圣物,这是其非理性思想导致的必然。所以这种哀婉、幽玄、岑寂等是日本艺术的观点表达,也是它审美特征的文化体现。
(二)非理性滋生颓废
日本文化的审美价值,恰好是非理性带来了模糊的美感,这种美感没有一定的指向,依据不同情况而变动,而不是纯粹的保守和内敛。由于缺乏理性的节制,所以日本更容易受到许多虚无主义的影响以及现代、后现代主义思维的影响,由此可以发现没有美感的模糊性指向带来了日本文化审美的不定性。这种不确定会陷入泛神论和虚无主义,这便是颓废文化的滋生地。所谓文化上的颓废,是一种与世俗超脱甚至产生对抗的否定态度,体现着现代人的“现代性”的体验。
日本文化的颓废对其文艺美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表现在颓废将世界带入相对性的模糊世界,世界的矛盾性显现,由此带来“生”的觉醒,将人释放入大自然中。因此,浓厚的颓废感不仅仅带来了武士阶层高贵的“剖腹”艺术,还带来了艺术领域种种“焚身以火”的悲壮或颓废气质。
(三)颓废的两重性
上文以沟口健二和三池崇史为例提出了日本文化颓废的两种表现,事实上,不仅电影,整个日本文艺受到“颓废”的影响,都表现有两重性。一方面是日神下的内敛顺从,具有调和与统一的性格,正如沟口电影体现的那样;另一方面,也表现为酒神下的享乐与疯狂,他们并不觉得肉体有罪,这一点在三池的电影中体现比较明显。
四、结语
本文以日本文化的颓废性为主要研究内容,从日本电影入手,以两位著名的日本导演沟口健二和三池崇史为例,分别分析了其电影特征和体现出的不同颓废性。最后在理论层面上分析了日本文化颓废性的内涵,即非理性造成颓废性,而这种颓废是审美意义上的,也是具有两面性的。
[参考文献]
[1] [日]今道友信.关于爱和美的哲学思考[M].王永丽,周浙平,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98-103.
[2] 朱立元,主编.现代西方美学史[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3:155-157.
[3] [日]南博.日本人的心理[M].刘延州,译.上海:文汇出版社,1991:233-234.
[4] [日]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小说十一篇[M].楼适夷,译.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31-35.
[5] [美]马泰·卡林内斯库(MateiCalinescu).现代性的五副面孔[M].顾爱彬,李瑞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88-90.
[作者简介] 蒋艳君(1978—),女,河北石家庄人,河北经贸大学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外语教学、日本文学。
小宗师提醒您本文地址:http://www.xiaozongshi.com/article/1407055-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1-10-25 01:57 , Processed in 0.026826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