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93|回复: 0

日影《临渊而立》:生不能同襟,死亦要同穴

[复制链接]

298

主题

316

帖子

15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73
发表于 2018-1-25 21: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年男子八坂在为了同伙杀人的俊雄包揽一切罪责——入狱十一年之后,来到俊雄与妻子章江居住的电焊厂工作。他要报仇。因为自己落魄潦倒、生命一团糟,而俊雄有妻有女,虽不富裕但仍能笑看人生。
八坂是个风趣且懂得音律的人,他教小萤弹琴,显示一个外来入侵者的风情和气度,他甚至在这场俊雄与章江的无爱婚姻中与章江偷欢,生命的异能在波光粼粼中冬青毕现。他甚至再三地于章江面前显示自我的雄健力,以希图盼望瓦解现实中的婚姻体系。
直到有一天八坂求欢不成,将小萤变成了毕生需要坐在轮椅上的傻子。八坂选择逃逸。
八年后,八坂的儿子孝司来到电焊厂,他浸淫美术的气韵而将雅人深致付与绘画小萤的创作。他母亲已死,在自己出生之前就被八坂抛弃,然而母亲仍然深爱父亲八坂。当俊雄和章江知晓这一切之后,带着孝司来到曾经与八坂相聚的深树林中,最后章江抱着小萤跳水自尽,章江被俊雄救起,而小萤却和救他的孝司都没有了呼吸。
尽显电影作者悲观厌世集大成的电影作品。没有催情泪目的玛丽苏人物,只有最真实的人性和最动人的感触。理想是什么对于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而现实的种种斑驳陆离却足以让人深刻,文化的模式摆在那里具有单一的特性,而现实中活成的人物却常常千差万别、具象而又明目。可以想见的是八坂强大有生命力的复仇意志,却不显得鄙陋抑或庸俗,因为他笃定自己能赢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临渊而立”,说的是一种不散乱的清寂状态。而当生命遭受现实的催逼而显得江河日下的时候,又应当如何处理散乱的尊严?小萤的状态愈发的体现了生命本质的残忍,而俊雄宁愿她死去的心理又是何等的真实。意欲高歌生命性灵一曲,风风相连到天边的恃才放旷,却最终被喑哑失色的现实世界解构了清狂,是选择向死而生?就像小萤在水里试图拨云见日浮向水面的时刻一样。还是选择画地为牢监禁自我,凄凄惨惨戚戚的葳蕤的活?就像章江已死的生命意志一样。
幽冥影像鬼影重重,其中既夹杂着欲望也渗透出罪恶,更多的是命里依稀的洞彻和唏嘘。两个年轻人死了,而把痛苦留给了生者,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又何尝不是灵魂的罪与罚。生命中不存在骈俪,只有真实的痛彻心扉的泪。肯将衰朽惜残年,风霜侵逼下的章江与俊雄如何走完生命剩余的日子也是一个问题。而导演最终给予了留白,将八坂和小萤之间的冲突留给观者猜想,也体现了幽冥影像的余味留长。而孝司为了赎父亲的罪甘愿去死的心志,也让观者对于善良产生一丝弥留的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8-8-17 13:17 , Processed in 0.17338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