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8342|回复: 0

恶魔在人间——牟林翰<摘自简书>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397

帖子

219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4
发表于 2020-1-23 04: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恶魔在人间——牟林翰<摘自简书>


作者:爱比利心理


包丽自杀事件的过程我相信大家已经非常了解,不用我赘述了。请记住这个人的这张脸吧。这篇文章里,我要回答几个读者常常会问我的问题,即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牟林翰的性格是怎么回事?


牟林翰尽管看不起包丽不是处女,但是不管包丽如何决绝的分手,牟林翰就是不同意,还要逼迫包丽“堕胎,切输卵管”等等恐怖的要求,作为分手的条件,最后又不愿意分手,甚至自杀相威胁,最后导致包丽自杀。


事后,牟在和包丽妈妈争执的时候,还声称自己是一个“传统的山东男人”。


孔子的棺材板都要盖不住了,孔子回魂,大约要大喊,“我们家族的最高纪录也就是三世休妻,从来不曾把人折磨致死,你自己怂就完了还要带上我。”山东老乡确实有男权的传统,不过,确实并没有精神折磨女性的传统。


其实传统的山东男人,这六个字,还是非常点题的,你可以看到他的家庭是什么样子。一提到传统的男人,不知道大家是联想到自家威严刻板的爷爷或者外公,或者孔子。


《礼记·檀弓篇》说孔子的儿子孔鲤(伯鱼)、孙子孔伋(子思)都曾休妻,即后世所说的“孔氏三世出妻”。


极有可能孔子因为是母亲与父亲野合而生,所以在贫困的童年生活中,将自己被周遭儿童嘲笑的经历归咎于母亲的“放荡”,所以在成为道德楷模之后,仍然无法对女性释怀,所以,对女性极为苛刻。无独有偶,在古罗马帝国,凯撒的继承人屋大维也因长期目睹母亲的众多情人,于是掌权后让古罗马帝国从此有了通奸罪,专门处罚“不检点的女性”。


不管怎么说,孔子奠定了中国男性的基调——冷漠,专权,对家庭活动疏远。


如果在这样家庭出生的男孩,再配上无微不至的妈妈会怎样呢?如果我猜得不错,牟林翰的妈妈应该是宠溺型,和包丽很像。这让牟林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要一撒娇,妈妈就会心疼的赶忙跑来帮他解决一切问题。其实有这种爸爸,基本上是必然会配上这种妈妈,因为如果妈妈性格稍微强势一点,日子就很难过下去了,他的爸爸一定会经常被打掉牙。








牟林翰的父亲网友已经扒了很多了,据说是某长,牟林翰进入北大,进入国家部委实习,极大可能都是此人一手操办或者指导的。


这样就给牟林翰一种印象,自己的父亲并不欣赏自己的努力奋斗,因为自身的奋斗很可能达不到父亲可以给的,父亲也就不会欣赏自己了,只好期待自己成为有权有势,能够玩弄权术的人。所以牟林翰在和包丽相识初期,能够给予包丽大量的在学生会处理人际关系的指导。


例如:他曾建议包丽去接近当时的学生会主席,“你好好跟着某某哥,有不懂的就多问问他,他挺厉害的,而且很重感情。”发给包丽这条微信之后,他嘱咐后者将这段话“截个图,明天发给孙某某”。他指导包丽如何去竞选学生会干部,在面对竞争对手的时候要装得傻一点,面对“学生会主席”则要完全坦诚和服从。


对牟林翰来说,这就是他的日常,成熟稳重,让人如沐春风。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面具。


因为一旦进入关系,他就突然就变成了包丽的儿子,他无时无刻不在向包丽展示自己的纯真,一会叫包丽“妈妈”,一会叫自己“宝宝”。这是为什么?或者他希望有包丽这样的妈妈,或者包丽就是和他妈妈一样,无微不至。


我猜是后者。如果他是希望有包丽这样的妈妈,那说明他并没有这样的妈妈,对于得到这样一个妈妈,他是心怀期待甚至崇敬的,可是他却其实看不起这个“非处”的妈妈,那说明他对这个妈妈是觉得“很容易得到”,而且并不比自己的亲妈妈高贵。


当牟林翰遇到问题的时候,会百般逃避,缩回到那个“儿子”的壳子里,以虐待对方的方式回避问题。或者虐自己,或者虐对方。譬如,他在包丽若干次要与他分手的时候,要么要直播割腕,要么要吞药。不过事后证明吞药的洗胃单是假的,很大的可能性是他通过家里的关系开具的。(事实上我认为牟应该非常怕死,不要说自杀,手上的小伤口都能让他担心不已)甚至要求包丽去堕胎,切除输卵管。


我们可以想象包丽看到一个“像儿子一样纯真”的男孩,大概是真的认为他很纯真,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也只是他的面具之一,一旦戴上这个面具,就有女性们就会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理解他的一切问题。所以,大概退行到儿童的状态,是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


童年期的牟林翰很可能与母亲有过分离,而且母亲应该也为此感到愧疚,对他心疼,就是愧疚的结果。也可能母亲认为儿子是无所不能的,儿子的价值替代了自己的价值。这使得牟林翰对母亲爱,又想疏远。这种疏远是通过贬低她的价值实现的。由此,他可以更加接近男人——把自己打扮得像父亲。


这种强烈需要并且强烈否定的情感也在对待包丽的时候重现。他很可能是真的希望包丽一直陪伴左右,但是也是真的很怕自己对包丽的依恋,因为越需要就越有可能再次被抛弃,所以他就幻想出来他会被抛弃,由此要么要包丽不断证明对自己的爱,要么自己先给出一个罪名给包丽,让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自己不那么痛苦。


处女情结以及不断的逼迫包丽坦白与前男友的关系,以及对前女友的骚扰,都是出于这种被抛弃的恐惧。但是或许他自己也没有让这种恐惧到意识层面来,而是直接通过这种情感操控的方式,让包丽不断的证明自己,达到消除恐惧的效果。


综合这几点来看,我认为牟林翰很可能是表演型人格,又叫癔症型人格(并非表演型人格障碍)。


弗洛伊德给表演型人格的描述如下:在与人交往中,温暖热情,精力充沛,善解人意,喜好表现,也经常沉迷于危机和刺激的兴奋中。他们的情感丰富在别人看来可能是肤浅的,他们的情感也经常变幻无常。


他们通常对感情很向往,但是在真实的性行为或者情感关系中他们很难感到享受。这是为什么牟林翰追逐了不同的女性,但是对于追到手的包丽又开始打压贬低。事实上牟很有可能并不享受亲密关系,但是他把这种不能在亲密关系中的不适归咎于包丽不是处女。


他们很有可能习惯性撒谎,甚至会把自己说的谎当成真的,也会常常用解离来作为防御机制减轻压力。大概那张被网友证明是伪造洗胃病例,是他撒谎的一个证明,而我们可以猜到,他撒的谎绝对不止这一个。


他们习惯性的退行到儿童状态来获取关注,甚至解决问题。一旦发生冲突,就装可怜装弱小企图转移对方对错误的注意力。


他们往往有威严的父亲,母亲在童年时可能给的情感和关注不够,以至于他们需要用打压母亲的方式来离开母亲,并且对父亲(父权)产生极强的认同感。女性倾向于勾引并且拒绝男性,男性则倾向于模仿父亲。他们的日常行为有极强两性意味,但是自己却一无所知——很有可能他们认为这完全是正常现象。


如果牟林翰是有病,那他还是在玩PUA吗?


有人说,这样说起来牟林翰好像是真的对和包丽的感情很动情一样,那他到底是不是PUA呢?我倾向于认为是表演型人格遇到了PUA。PUA是很多人经验和套路的集合,可以说套路性极强。而大多数的表演型人格,很难做到如此策略性,而牟林翰折磨包丽的步骤几乎和一些PUA的套路完全吻合。


我们日常生活中也能见到一些表演型人格。我有很多位来访者的妈妈的表演型人格非常完美,有的妈妈长期装病来控制子女,有的妈妈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就自杀,有的用“我都是为你好,你不行,你没能力”来不断的打压孩子。但是想出“绝育和切除输卵管”这种恶心的招数来的比较罕见。可以说,自然生长的表演型人格,大多数的表演都是为了满足短期内的情感需求,譬如,孩子听话,老公听话。但是牟林翰使用的PUA“流派”的套路显然有长期的目标。








如果说牟林翰在这段感情中完全没有投入似乎也不完全是,正常人不会花两年时间,从认识到在一起,只是为了折磨一个人。我看过的大多数人用PUA套路都在于快速发生关系,快速脱身。这也符合大多数人学习PUA的意义——以数量取胜。对大多数只有有性方面需求的男性们来说,真的去折磨一位女性费时又费精力还烧脑,没有意义。


当然,也有PUA为了骗钱的,但是费这么多精力,才骗两万,不值得,对牟的家境来说似乎也不算多少。只能说牟对包丽是有一些情感需求,并且骗了两万块钱。


也许可以这样说,喜欢玩PUA并且上升到精神控制层面的男性,有表演型人格的可能占大多数。因为表演型人格的在这方面和自恋性人格有一点相似——没有太多的同理心。他们沉浸在自己失去的女友或者有可能失去的女性关注的痛苦当中,对方有多少痛苦都视而不见。那么他们就很有理由把对前任和对母亲的恨意转嫁到现有的性对象上。


介于牟林翰的PUA玩得这么溜,这么深沉,这么有策略性,我倾向于认为牟隐隐约约有长期的计划。


人人都说要真诚善良,用爱化解一切,对于牟林翰,真爱有用吗?


又有人问,对于牟林翰这种人,给予更多的爱能不能治愈他心里的创伤。对于这种想法,我只能说,小伙子,太年轻。牟林翰骨子里崇拜权利,鄙视情感。对他来说,包丽付出越多越屈服越爱他,他对包丽越鄙视,越想踢开。


这是由于表演型人格的内在冲突决定的。我们每一个都需要爱和陪伴,而且我们大多数在需要爱和陪伴的时候并没有“丢脸”的感觉。但是对于牟来说,由于过度崇拜权力,希望自己可以操控他人来获得某种荣耀,那么对他们来说需要爱和陪伴就是弱者的事。后果就是他们会觉得自己的这个需求很丢脸。


在包丽之前,牟林翰其实是追求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结果是并没有成,这个女孩子还在包牟在一起了之后打电话告知包丽让牟林翰不要再骚扰自己了。那就是说,其实牟林翰这样的“有权力”的男人也会遇到追求不成的女性,激发了牟林翰在女性面前的巨大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的真实意思是,即使有权力也不能换来一段真诚的感情。巨大的恐惧刺激他对包丽展开了一个疯狂的计划——他要找到一个让他完全控制得住的女人,去解决他内心的挫败感。


所以遇到包丽,很可能,他知道自己很需要包丽这样一个垫底的女友,这是他的需求,但同时他也看不起这个需求,看不起包丽,内在两股力量搏斗的结果就是,他会把一切问题都推给包丽,而包丽每顺从一次,他心里的焦虑暂缓一点,但是很快又会激起新一层的疑惑,更深层,更巨大。最终的结果就是,要包丽反复不断的证明。


另外还可能有一层冲突是,自己追求的女孩不成,而包丽得到了自己。所以包丽凭什么享有我的爱?


这件事情真正吊诡的是如果包丽死了,很可能牟的创伤就被治愈了,因为终于有人愿意为他的创伤买单,就像人的罪需要耶稣的死去承担。因为我们都知道,不安全感是源自于内在,只要还需要第二个人来证明,就肯定会被证明失败。举例A每天给B一个饼,B要证明A会永远每天给B饼,就必须要A每一天都给,少了一天,对B来说这个证明就失败了。那如何证明A每天会给B饼呢?只能A倾家荡产把所有的饼都提前付给B。现在包丽终于做了这件事,如果我猜得不错,很可能牟在这个世界某处享受着他最终的安心,即使进入监狱,他也会觉得像磕了药一样平静。他在事后很平静的和朋友说“是因为我没有照顾好她”。这对很多人来说很难理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以这样平静?但是对牟来说,就是应该平静,因为这大概是他PUA的终极计划。


只是包丽这剂药能持续多久就不得而知了。说不定再来个什么刺激,牟干脆就成了连环杀手。


所以,告诫所有人,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以善为食,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恶魔。我们千万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认为自己可以用爱去拯救某些人,说不定他就是你的汉尼拔,你是他口中的人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2-26 11:18 , Processed in 0.015919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