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35|回复: 0

《如幽女怨怼之物》:翡冷翠,以生命告慰喧哗

[复制链接]

666

主题

692

帖子

296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65
发表于 2022-10-16 17: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津田信三是日本的民俗派推理大师, 他写的作品曾获第10届本格推理大奖,其风格是惊悚与推理相融合,深受推理迷们的喜爱。

他的大作《如幽女怨怼之物》一书中讲述了战前、战中和战后三个时期,在同一个地方的三个青楼发生的连续坠楼事件,描写了青楼花魁樱子及其他女子的无奈与勇敢,他们被卖到青楼,不屈服于悲惨的命运,依然坚韧地活着。

社会上的战争与不平的杀伐果断可以僵化一个人的宿命,却无法改变塑造人的本位之性与人格。人不会因为欲求太多而将自己从"自己的人"变成"社会的人",尤其是这些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挣扎着与运命抗衡的女人。从悬疑中找寻生命的价值便是日本著名悬疑作家,三津田信三的这部作品的题中之义。

一、战前:"金瓶梅楼"时期

本文细述了初代绯樱——被父亲卖到青楼金瓶梅楼的不幸女子的一生,以及前赴后继各个青楼画眉的读心术魔力胭脂们残缺而扭曲的命运,她们就像某些星辰载动了生命灵力的进程,即便陨落也无法改变内心初升的希望永恒。初代绯樱,从蒸汽火车下来进到城里,再到眼前的一切,震慑她的是花魁的诱惑和一番番的载不动许多愁。

她兴许可以浪漫主义的生存,却偏偏为现实所迫,面对这一切穷兵黩武,华贵的樱花树,异国风情的街灯没有改变她的初性和意旨。可是她遇到的,偏偏是洋洋洒洒的生命掠夺,为了生计和将来的赎身而不断接客。在目睹拉扯上"地狱肚"月影被硬生生强制性堕掉"鬼孩子"之时,在同好通小町因为家乡的未婚夫另结新欢而跳楼自杀后,她的心产生怎样的价值裂变。她在爱她如生命的男子织介先生为她赎身之后,享受到短短的暖暖内含光。

她的勤劳聪慧蕙心兰质也彰显了天意与爱的柔荑。凄迷的本质充其量在于花魁只是一种商品,而初代绯樱却和其它女子一样,保持了完整丰沛的独立人格。

书中嬷嬷露出苦涩的表情说道:"这么说吧。女儿活着就是赚钱工具,死了就是不值一文的青楼亡骸。即使故乡有人领回遗体,也难免会遭周围白眼。女儿被卖到花街,最终落个跳楼自杀的结局,他们脸上挂不住的。即使举办隆重的葬礼,家里人也不会出席。所以,就算通知他们家里人,也只会说你们看着处理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片面的言辞也是普世的真理,权衡与度量是女子生命的圣火与小楼吹彻月光寒的朴素结合,月影姐从暗小屋到别馆三层的行进途中,从身体中滴落的是驱赶鬼孩子用的秘药和血迹。

初代绯樱为了远离地狱般的青楼生涯,当她借助医院意图逃跑的时刻,关键在于选择,是逃跑还是放弃?吉凶难定,"被隔断的另一边世界,已然是黄昏时刻。而这一边的世界,才是白夜降临的时候。互为镜像的两个世界,被小门隔开在了两端。回到原来的世界!"最终她通过自己的机智和锐敏逃跑成功。

二、战中:"梅游记楼"时期

梅游记楼时期跳楼的三人是雏云、第二代绯樱、宪兵队的上校的女儿登和。……

登和在怀了自己老公公的孩子之后将他生在了青楼女生产和堕胎用的层楼,在异常交织叵测的环境下生育之后,导致精神错乱从而跳楼轻生。

密室犯罪现场、异样尸体装饰、疑似模仿杀人、凶器消失之谜、嫌疑人全体有不在场证明等的现实问题会不断地涌现出来,最后揭秘才知晓她们的跳楼有的是因为生计拉扯她们的后腿无法在凄凉地忍受残酷的生存体验,有的却是因为超现实主义的虚脱幻影,让她们失去了生命的理性面向从而被神魔招引,让她们于无意之间受到民俗影响而精神压抑无法自控。

初代绯樱的丈夫知介重病,让她不得不折返青楼的伤心地,再次以出卖自己谋生赚钱。她被深刻的残酷梦魇所制约,无法为自己盛放一次,被困在同一个地狱里打转罢了。红颜飘零昙花一现,黄昏浸染浩繁蓄念。

三、战后:"梅园楼"时期

到了梅园楼第三代,淑子伯母也借乱世之青萍,让梅园楼的女招待穿上和服,旧日花街的风情自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然而像现在这样只是穿上和服,不禁有一种刻意追求"正邪两赋"的心理需求,女人一半是正经女人,一半却又具有一种怀揣怪异与隐形深层自我的价值趋向。幽女的传言甚嚣尘上,惊动了专栏记者和侦探的注目。绯樱、浮牡丹、月影、通小町、雏云、红千鸟、福寿……三个时期,三步调的青楼,全员都有杀戮的动机。

而这时的初代绯樱不得已又回到了青楼,不顺遂是逆鳞生命的本质,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战后,知介的去世让初代绯樱不知所措,回到了梅园楼这个幽僻且令人心绪坎坷之地,不得不以再次卖身的形式获得一小部分的生存空间。从早年的患病到目睹朋友被强制堕胎的生命限制,从甜蜜美好到生死相隔的潇湘梦断,经由作者的强烈现实主义笔锋阐述的熠熠生辉。

四、总结

怨怼,是在生命价值受到冲击的跌落之后,小说在紧张加持的戏份中实现一种非道德完满的生命本真,似《红楼梦》的悲悯主旨和独立意识的彰显,不经意间就铺陈了女子们清奇绚烂的生命遭遇,表达论述中包含了作者作为社会派推理作家对于乱世飘零女性的强烈现实关注,人性之殇不经意间就构成了日本邪灵文化的奇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4-6-13 22:00 , Processed in 0.0927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