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08|回复: 2

古代文学丨《沙恭达罗》的世界性影响ZT

[复制链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发表于 2022-10-24 17: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代文学丨《沙恭达罗》的世界性影响,以及中古东方文学的社会历史基础ZT



作者:说书人北斋
来源:说书人北斋
引言

歌德对《沙恭达罗》的高度重视、赞扬,以及接受这诗剧的影响,在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东方文学影响西方文学的范例。中古东方社会历史缓慢而不平衡的发展,深刻地影响了这一时期的东方文学。

诗剧《沙恭达罗》的世界性影响

欧洲普遍地了解印度的古代戏剧,是从1789年英国人威廉·琼斯将《沙恭达罗》译成英文开始的。随着琼斯英译本的出现,相继出现了德文、法文、丹麦文和意大利文的转译本。《云使》也于1813年由霍勒斯·海曼·威尔逊译成英文。自从梵文的研究在欧美兴起以后,印度光辉灿烂的古典文学对欧美学者具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动人的魅力。当时正是欧洲人神往东方的时代,因而,欧洲文学界对迦梨陀娑给予了崇高的评价,尤其是德国文学家,譬如赫德、歌德、席勒等更是予以极高的赞美。

据说,歌德《浮士德》的舞台上的序剧是受到《沙恭达罗》序幕的影响而采用的,他有一首赞美《沙恭达罗》和《云使》的诗。歌德对《沙恭达罗》的高度重视、赞扬,以及接受这诗剧的影响,在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东方文学影响西方文学的范例。英国的著名梵学家莫尼尔韦廉士高度地评价了《沙恭达罗》这个剧本,他说:“迦梨陀娑的其他作品都是优秀的,但是没有法子和这个剧本相比。这个剧本体现了他的丰富的写诗天才,深湛的想象能力、温暖的感情、变幻的思维。这个剧本也告诉了我们,他对于人类心理的了解是如何的深刻......说得简练一些,他当得起是“印度的莎士比亚。”

《沙恭达罗》在1899年于英国皇家植物学会的花园中与观众见面,在1913年,于英国皇家阿伯特剧院公演。《沙恭达罗》在奥地利以及法国,还被移植到芭蕾舞台上演出。1957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首次将《沙恭达罗》搬上中国话剧舞台,1982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再次重演了《沙恭达罗》,两次演出都获得了巨大成功。中国近代最先介绍《沙恭达罗》的是著名文学家苏曼殊,还有就是鲁迅。苏曼殊在1907年时于《文学因缘》的序言里介绍了《沙恭达罗》。

传说苏曼殊、曾圣提、贺扬灵等曾译过《沙恭达罗》,但现在已失传。这种说法有待于进一步考证。鲁迅先生称《沙恭达罗》为“绝唱”。可见对之评价很高。《沙恭达罗》在中国有多种转译过来的中译本。焦菊隐最早从英译本选译了此剧的第4幕和第5幕,题名为《失去的戒指》,于1925年的北京《京报·文学周刊》上连载。王哲武据法译本翻译了此剧,连载于《国闻周报》第6卷。

王维克的中译本是最早印成单行本的,此中译本根据法文译本转译而成,于1933年由世界书局出版,于1954年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一次出版。卢冀野根据英译本将此剧译成了南曲,名为《孔雀女金环重圆记》,于1945年由正中书局印行。王衍孔据法语译本翻译此剧,于1947年由广州知用中学图书馆印行。糜文开从英译本转译了此剧,于1950年由香港印度研究社出版。季羡林先生直接从梵语原著译过来的译本于1956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首次出版。

中古东方文学的社会历史基础

中古东方早期经济文化兴旺发达

中古亚非地域广大,幅员辽阔。中国、印度、阿拉伯、波斯皆是声势煊赫、雄视一时的大帝国。公元前后到八、九世纪间,亚非各国各民族构成了一个神奇富庶的东方世界。波斯一中国的丝绸之路,阿拉伯医学和人体解剖学的开创,中国的火药、指南针、造纸、印刷术的发明和运用,印度佛教对周围国家的影响,等等,都很能说明问题。而大致同时的西方世界,中古时尤其是从公元400-1000年间,正处于历史上著名的“黑暗时代”,社会呈现闭锁状态,生产力低下,宗教专制势力猖獗,经济文化萎缩。

西方中古后期虽然也有所成就,如寺院僧侣对文化的重视和对教育发展的促进,英雄史诗、骑士传奇和世俗化的宗教戏剧的出现,哥特式的绘画和建筑等等,但总体上的成就远不足以与居于当时世界文化高峰的东方相比。当然,14世纪左右,西方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推动了思想文化的复甦和经济的繁荣,西方又渐渐领先于东方,处于世界文化的前列。

封建社会的发展漫长缓慢而不平衡

西方封建社会的历史断限十分明确: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崩溃至17世纪40年代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东方则没有如此明显的共同标志。据一些学者的观点,东世界中,中国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进入了封建社会,而印度、西亚、中亚、北非诸国则在2至8世纪左右才先后形成封建社会。东方封建社会的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延续的时间特别长,直至19世纪中叶前后才逐渐结束:印度1849年完全沦为殖民地;日本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中亚数国至1917年俄国10月革命时方完成封建社会的历史过程,等等。

东方社会的这种历史状况,与下列因素有关:封建土地国有制形式和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形态;封建制度形成和瓦解时没有出现过西方各主要国家的那种意识形态上的急剧而重大的历史变革或血与火的大洗礼;超稳态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和僵硬的意识形态影响;庞大的国家机构以及异族的入侵、蹂躏和统治,等等。中古东方社会历史缓慢而不平衡的发展,深刻地影响了这一时期的东方文学。

地区性政区的形成

中古东方发展特殊。东方封建社会的早期和中期,随着各国各地区之间经济文化的发展交流,逐渐形成了以中国、印度和阿拉伯帝国为中心的三大政区,涌现了中国长安、阿拉伯的巴格达等著名的国际中心城市,打破了东方自上古以来相对闭锁的社会状态,国际交往日益频繁。中心国一方面成为各大政区政治、经济、思想、宗教、文化、艺术的核心,另一方面中心国之间也同时存在密切的经济文化交流。譬如中国从纪元前6世纪开始,就通过陆地和海上交通线,逐渐和亚洲地区几乎所有国家建立了文化交流的和睦关系。

从纪元2世纪以后的1000年间,中国和各国的交往达到了十分频繁的程度,日本、朝鲜、越南等都是深受中心国中国影响的国家。中心国之间,中国和印度的文化交往最为密切。公元7世纪,中国造纸术传入印度。印度“大量的佛经被译成中文,对中国隋唐以来的文学起着相当深远的影响。在著名的中国云冈石佛和敦煌壁画以及印度阿旃陀石窟的壁画上,可以看出两国在这种交往中得到的益处”。此外,中国与阿拉伯国家也有过密切的文化接触。

公元前2世纪,张骞出使塞外,使中国人获知了阿拉伯国家的情况。从7至13世纪,中国与阿拉伯的贸易非常频繁,“陆路通过波斯及中亚,海路经过印度洋、马来半岛到广州。阿拉伯的天文、历法、医学都传了过来。中国的丝织品、磁器、特别是造纸术,也传到阿拉伯去。从那里又向欧洲传布。”宗教的重要影响东方宗教是多元化的宗教,是漫长的封建制度的重要精神支柱。佛教、伊斯兰教、祆教、道教、儒学等都是其中影响重大的宗教或学说。

在世界三大宗教中,流行于东方的佛教和伊斯兰教在东方有着非常广泛深入的影响。在最典型的国家印度,宗教意识和种姓制度融合,自古代以来一直深深地渗入社会生活和意识形态诸领域,如政治、经济、文化、伦理道德、法律等。除印度外,中古东方的阿拉伯、波斯、中国、日本等民族或国家的社会文化都染上了不同的宗教色彩。

结语

《沙恭达罗》不仅在世界上已经有几十种译本,而且,还被广泛地搬上了舞台。先说德国,歌德、席勒都曾有过将《沙恭达罗》搬上舞台的设想。施莱德曾改编了这剧作,不过没有在舞台上演出。沃尔凑根、莫莱都改编过《沙恭达罗》,并且搬上舞台上演。中古东方文学指亚非封建社会的文学。东方文学是这一社会历史过程的精神产物。东方封建社会与西方的相比较,其社会历史过程有几个特点颇为突出。公元前后到八、九世纪间,亚非各国各民族构成了一个神奇富庶的东方世界。

原标题:《沙恭达罗》的世界性影响,以及中古东方文学的社会历史基础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著作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4 17: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恭达罗》中的东方女性ZT

琛哥龙门阵

https://www.baidu.com/link?url=I ... bf90000000463565f27

大概在公园五世纪,在印度梵语戏剧繁荣的高潮当中,涌现出一位享有世界声誉的大戏剧家,大诗人迦梨陀娑,他被英国梵学家莫尼尔.威廉士称为“印度的莎士比亚”。

迦梨陀娑最著名的戏剧是《沙恭达罗》全译就是《凭表记认出沙恭达罗》,季羡林先生1959年从梵语翻译为汉语,大家都读的到。

在这部以女性为名的戏剧中,迦梨陀娑的戏剧艺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全剧一共有七幕,前四幕在净修林,五六幕在宫廷,第七幕在天国。

讲的是国王豆扇陀打猎来到了净修林,见到净修女沙恭达罗非常美貌,跟她谈恋爱,两个人最后就用干闼婆即自由恋爱的方式结了婚。

豆扇陀回城以后,沙恭达罗太思念他,因而对一个来访的大仙人无礼就受到了诅咒,她就遗失了二人的一个定情的信物,宝石戒指。

当怀了孕的沙恭达罗去城里寻找丈夫的时候,豆扇陀因仙人的诅咒而失去了记忆,不认得沙恭达罗,两个人发生了冲突。

无处容身的沙恭达罗最后被生母接上了天,而国王最后也见到了宝石戒指恢复了记忆,他乘车上天,最终与妻子儿子团聚。


一:刚柔相济的净修女,叛逆的女性

迦梨陀娑这部剧主要是从理想的角度来歌颂沙恭达罗与豆扇陀纯真的爱情,整部剧的情节结构就是在渲染双方相互的爱慕,依恋,相思的情感。

这种爱情是纯真美好的,爱情双方也是纯真美好的,尤其是这位女主人公沙恭达罗。

她是什么人呢?她是苦行者娇尸迦与天女弥诺迦所生,自幼在林中被飞鸟养活,后来被净修林隐士干婆收为义女。

她天生丽质,生活在这样一个鸟语花香,远离城嚣的地方,所以她的性格单纯,质朴,善良,温柔。

她爱上豆扇陀之后,也没有什么扭捏作态,两个人就以自由恋爱的方式结合了,但是这么温柔的沙恭达罗,她也有非常坚强,刚烈的一面。

第五幕,她怀孕后去找国王,但是国王因为仙人的诅咒回忆不起来,他跟沙恭达罗的相遇相识和结合。

豆扇陀也想不出他曾经和沙恭达罗有什么关系,起初沙恭达罗还是跟他讲理的,没有完全失望,她把他们过去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各种细节一一说出来。

但是豆扇陀还是不承认,他甚至把沙恭达罗羞于出口的细节回忆说成是这是一篇谎言,最好拿去骗骗那些好色之徒。

这个时候沙恭达罗被激怒了,这位平素柔弱得像新开的茉莉花一样的少女,她一改昔日的驯良,温柔,她在戒备森严的宫廷中,当着众多大臣的面,大声怒斥国王。

说他是骗子,是小人,没有良心,不知廉耻,谁像你这样狡猾,心肠恶毒,戴着一副道德的面具,你好比是一口盖着草的井。

所以她敢当面怒斥国王,要补充说明的是,沙恭达罗的形象主要是在净修林,王宫,天界三种环境里面来刻画她,很少凭借她的“行动”,主要以“言词”,尤其是“内心独白”来展示她的心态。

所以全剧诗意盎然,沙恭达罗的形象也以诗化为特色,我们要反思的是,迦梨陀娑存世的三部剧中,男女主人公都是自由恋爱,就是我们说的“干闼婆”的方式来结婚的。

在印度古代权威法典《摩奴法典》当中,对婚姻方式有明确规定,基本上是否定了“干闼婆”的方式,而且法典还规定说:“出卖和遗弃都不能使妇女有脱离丈夫的权利”。

“丈夫操行虽有可指摘,虽另有新欢和品质不好,有德的妻子应经常敬丈夫如神。”这是法典的规定。

如果从这来看,采取“干闼婆”方式完成婚姻的女性其实都是“叛逆的女性”,而沙恭达罗被丈夫遗忘,被抛弃以后还当面斥责他,也是“叛逆的女性”所为。

只不过,最后戏剧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尾,某种意义上是回归了传统的道德和法度,所以沙恭达罗她的叛逆,只能是在一定程度而言。

我们还可以比较一下前面已经讲过的两位古代印度女性,悉多和沙恭达罗,这两位女子都是刚柔相济的性格。

悉多代表的是公元前三,四世纪的女性,沙恭达罗的时间在悉多之后好几百年,但是从性格上看,她却好像在悉多之后。

季羡林先生就说:“沙恭达罗身上有《摩诃婆罗多》的味道。”摩诃婆罗多是两大史诗的第一部,说的是她身上似乎野性更多,她不像悉多那样婉顺,柔和,屈从,容忍。


二:梵我一体的沙恭达罗

沙恭达罗之所以可以成为印度古代女性美的升华与结晶,就因为她身处的环境和她自己身上,显示了印度传统文化哲学中人与自然交感。

物质和精神相通的“梵我一体”的意蕴,印度教主张“梵我合一”,自然与人均为“梵”的化身,所以崇拜自然,把自然视为一个神化对象。

比方《奥义书》里就说:“神使同样存在于树木和草本植物中,自然不是人类去征服或者享受的对象,而是与人合二为一的另一个自我。”

《沙恭达罗》这部剧就反映了这种“梵我一体”的观念,人和自然和谐相处。

我们看到沙恭达罗从小生活在净修林里面,她就拥有自然中的美好特质,她的出场是一副纯天然的打扮,身着树皮衣,腕戴荷花须,预语先含羞,行如风拂柳。

甚至在豆扇陀的眼中,她也是以蔓藤的形象出现的,豆扇陀说:“我到什么地方能看到有点像我爱人的那种蔓藤呢?”

净修林里,沙恭达罗与自然环境里面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结下了深厚情谊,互相依恋。

在她离开净修林的第四幕,她和养父,女友,蔓藤,小鹿一一告别,在剧里面是这样说的:“小鹿吐出了满嘴的达梨薄草,孔雀不再舞蹈,蔓藤甩掉了褪了色的叶子,仿佛把自己的肢体甩掉。”

所以这幅依依惜别的场景,哀婉动人,被认为是这部剧最美的一幕,在《沙恭达罗》里面,自然并非仅以背景的身份存在,而是同时具有了叙事性,具有了一种人格化的特征。

而沙恭达罗这位女子,就是一个最终实现了人与自然和谐,梵我合一的形象,她的实现是在于她经历了一次劫难。

印度文明也认为,任何人通过努力修炼,度过劫难,最终就可以达到崇高与解脱的一个境界。


三:《沙恭达罗》与《美狄亚》的比较

在第七幕豆扇陀与沙恭达罗在天上见面,然后面对这个曾经抛弃她的人,她的内心独白是这样的:“我的心啊,你要安静,你要安静呀!我现在苦尽甘来,转了运了,这真是我的丈夫。”

我们听不到她对丈夫的埋怨,当豆扇陀为了曾经的糊涂和失忆,跪在她面前请求她原谅的时候,沙恭达罗是怎么说的呢?

她说:“一定是我前生作了说明恶事应该受苦,所以在那些日子里,我才遭到苦难,我的丈夫虽然性格温柔,当时竟也变得毫无情意。”

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个结局和沙恭达罗的态度呢?我们把她和美狄亚在女性设定,女性观和戏剧观方面做一些对比。

首先我们看到这两位女性,他们相同的地方都是弃妇的设定,她们都遭遇到了爱情与婚姻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就是曾经的恋人和丈夫背叛了她们。

可是结局截然不同,美狄亚的结局是杀子复仇,毅然决然,整部剧最后是毁灭一切的悲剧结局。

沙恭达罗她默默忍受苦难,独自抚养孩子,最后得到了男人的回心转意,皆大欢喜。

这两部剧的女性观比较,美狄亚她伸张属于自己的权利范围,这个范围是由她来划定,不依靠男性,属于暴力侵犯男性权力和男性社会的危险女人。

沙恭达罗她有刚柔并济的形象,散发出很大的性格魅力,但是她想过报复自己的丈夫吗?没有。

她把爱情和婚姻里的不幸,完全归因于自己,反映出东方世界的女性对男性的臣服,男尊女卑,是成功的思想意识的规训。

这两部剧表现出来的东西方戏剧观,希腊的戏剧,亚里士多德在诗学里面曾经说过,要以情节为戏剧最重要的成分。

因为亚里士多德把悲剧定义为悲剧是对于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

所以《美狄亚》以戏剧情节和冲突取胜,而《沙恭达罗》这部剧不是靠情节上的爱情纠葛取胜,而是靠剧里洋溢的诗情画意打动人心。

如果以西方戏剧的标准来看,这部剧似乎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戏剧,因为它缺少西方戏剧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戏剧冲突。

整部剧都是在一片鸟语花香的气氛中展开,看不见西方式的大喜大悲,你死我活,唯一给两个人的爱情带来曲折的大仙人甚至没有出现过,仙人的诅咒只是迦梨陀娑运用的一种艺术手法。

它所暗示的是一种潜在的冲突,就是这部剧爱与法的矛盾,这个曲折的爱情故事表现的是爱与欲的冲突和最后融合。

融合靠的是他们的儿子,一方面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另一方面这个儿子具有“转轮王”相,是护法的结果。


四:总结

《沙恭达罗》在印度一直被奉为古典梵戏剧中的最佳作品,流行的梵语诗是这么说的:“流行的一切语言艺术中,戏剧最美,一切戏剧中,《沙恭达罗》最美。”

18世纪《沙恭达罗》传到西方,受到了德国两位大诗人喜爱,席勒和歌德,席勒曾经说,在古代希腊,竟没有哪一部书在表现美妙的女性温柔方面,或者在美妙的爱情方面能够与《沙恭达罗》相比于万一。

我国诗人苏曼殊也对《沙恭达罗》青睐有加,他从英文翻译了歌德的《沙恭达罗颂》,诗是这样写的:“春华瑰丽,亦扬其芬;秋实盈衍,亦蕴其珍。悠悠天隅,恢恢地轮;彼美一人,沙恭达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4 17: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恭达罗》是如何将柔美与刚烈融于一身?


作者:首饰网
http://www.xybbx.com/xl/10059.html

  印度杰出作家迦梨陀娑的优秀代表作诗剧《沙恭达罗》通过沙恭达罗和豆扇陀等人物形象的塑造,表现了积极的思想内容;同时《沙恭达罗》还以其重要的艺术成就,博得了世界声誉。

  印度 《沙恭达罗》是集自然美、朴质美和青春美于一身的理想女性化身。她在大自然中长大,天生丽质,洁身自好。她与女友一直保持纯洁真挚的感情,与森林中的小动物也始终有着亲密关系。当她要离开净修林时,不但女友难分难舍,就连孔雀也不再跳舞,野鸭也不再吃食,小鹿也长久牵着她的衣裙。

  她敢于突破种种清规戒律,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跟国王豆扇陀相恋相爱。一旦为爱付出,便全心全意,坚贞不渝。后来沙恭达罗因为思夫心切,无意间得罪过路仙人,仙人发出咒语,使他的丈夫失去记忆,她去找丈夫途中又将作为结婚信物的戒指失落,以致被豆扇陀拒认和遗弃,她不卑不亢,指斥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当豆扇陀恢复记忆,万分追悔时,在天帝的斡旋下,她又能宽恕丈夫,和丈夫言归于好。

  沙恭达罗出自迦梨陀娑的《沙恭达罗》,是作者心目中古代印度理想妇女的典型,在作者的笔下熠熠生辉。英俊健美善于骑射的国王豆扇陀在净修林狩猎时,邂逅了净修林主人干婆的养女沙恭达罗。清纯美丽温柔娇憨的沙恭达罗仿佛是刚刚开放的莲花,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令豆扇陀深深地沉醉。

  一只蜜蜂的骚扰,使二人在演绎了传统的英雄救美故事后一见钟情。经过沙恭达罗两位好友的撮合,二人终于以干闼婆的方式结为了夫妻,返京前,豆扇陀将一个刻着自己名字的戒指作为信物送给沙恭达罗,答应不久就接她回宫。不料,神思恍惚一心思念豆扇陀的沙恭达罗无意中却得罪了大仙人达罗婆娑,遭到了诅咒,丢失了戒指的她被失忆的豆扇陀拒之门外。

  悲愤羞辱的沙恭达罗被生母天女弥那迦接进了天国,在金顶仙山上生下了孩子。重新得到戒指大梦初醒的豆扇陀悔恨交加,幸得天神因陀罗的邀 请,上天讨伐恶魔,并于归途中拜访了因陀罗之父居住的金顶仙山。于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得以展开,重逢的二人弄清了事情原委,和好如初,全家高高兴兴回到了王宫。而他们的儿子就是婆罗多,即全印度民族的祖先,也是印度传说中最古的一个皇帝(转轮圣王)。

  沙恭达罗跟豆扇陀在静修林相遇而一见钟情,整个净修林都因她的离去而黯然失色,清幽静谧的净修林笼罩在淡淡的哀愁和浓郁的诗情画意中。沙恭达罗与自然环境完全融为了一体,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沙恭达罗的温柔娇憨,自然还体现在与男主人公豆扇陀相识相恋相知相许的过程中。和优哩婆湿(迦梨陀娑的另一部戏剧作品) 的泼辣大胆相比,迦梨陀娑笔下的这个女主人公,始终如一潭澄净的秋水,她对豆扇陀的爱炽热却含蓄温润,虽然对他一见钟情,但羞涩腼腆,只是发出“为什么我看到这个人以后,就对他怀着一种好感。

  这是净修林里的清规所不允许的”和“假如我神志清明的话,我不应该躲开他吗?”的独白。爱情已经轻叩她的心扉,净修林淡泊的苦行者生活禁锢不住她对欢乐青春和甜蜜爱情的渴望。事实上,早在看到她引为姊妹的蔓藤时,她的女友就做出了预兆“你的婚期快到了”。

  临去的“秋波一转”也同《西厢记》中佛殿上莺莺初逢张生临去时的“回顾—觑末—下”,给了爱情中的男主人公无限遐想和勇气。但是跟小鹿一起长大几乎没有见过生人的她,尽管因相思郁郁寡欢却难以启齿,在朋友的追问下才说出了心中的秘密。当朗诵的情诗被躲藏的豆扇陀听见,从丛林后走出时,沙恭达罗又羞又窘,不愿豆扇陀离去,又娇嗔女友不要在拖住离开后宫许久的国王仙人。

  当豆扇陀在二女友离去后向她一述衷情并抓住她时,沙恭达罗敏感地避开离去,但听了豆扇陀的独白后,又“脚想走也走不动了”,借着找回丢失的荷花须镯回转,并在和豆扇陀的进一步对话中默认了他的郎君身份,和他相许。二人结为夫妻,豆扇陀因公务回京后,痴情的沙恭达罗心里只惦着他,甚至因此忽视了大仙人达罗婆娑而遭到了诅咒,埋下了后面悲剧冲突的祸根。在王宫被拒后,即使因为被弃而生气,却也没有横蛮无理大闹王宫,在依理指责了豆扇陀的负心后痛哭失声。

  而她被母亲接到仙山之后,虽然身处“苦行者的至高无上的幸福乐园”,却始终因和豆扇陀的别离而神采黯淡。最后与丈夫得以重逢在金顶仙山,沙恭达罗喃喃自语“我的心哪,你要安静,你要安静呀!我现在苦尽甘来,转了运了。这真是我的丈夫。”并且完全相信豆扇陀当初不认她只是出于仙人的诅咒。自始至终,沙恭达罗仿佛都处于一种被动接受的位置,保持着善良多情,温柔娴静的本性,这也正是全剧塑造这样一位女主人公的出发点,沙恭达罗从此也成为具有东方古典阴柔美的经典女性形象之一。

  国王豆扇陀外出行猎,国王离开净修林时留给她一只戒指作为信物。分别后,沙恭达罗思夫情切,无意中怠慢了仙人达罗婆娑。仙人大怒,诅咒国王丧失记忆,直到见到信物时方能相认。

  日后,已有身孕的沙恭达罗进城寻夫,国王果然拒认。她想拿出信物却无法找到,原来途中不慎失落河中。她呼天喊地,求告无门,被她母亲、天女尼诺伽救到天上。后来一渔夫从捕获的鱼腹中发现戒指,送交国王。国王恢复记忆后,深为自己的拒妻行为懊悔。这时,天帝因陀罗请豆扇陀出战,去征服恶魔阿修罗。得胜后,豆扇陀飞往仙境。

  《沙恭达罗》——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千年后的今天,重读《沙恭达罗》——在这个浮躁而喧嚣的的现代, 这个爱情几乎成了速食快餐的世纪,希望回到沙恭达罗和豆扇陀的神话,都能珍爱爱情如诗人叶芝所歌: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阀。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爱情和艺术并不是艺术的全部,戏剧在向我们描述故事的时候也或暗或明地向我们展示了其他许多非艺术但却有重要的东西,如果我们轻视甚至完全不考虑这些潜在的或次要的内容,纯粹考察二人的爱情。

  那么这个戏剧将变得和其他爱情故事毫无二致--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正是这些东西才是的戏剧及戏剧中的人物显示出它们的美,才使得戏剧本身具有它高度的艺术和社会价值。

  文化领域创作者云龙

  《沙恭达罗》是一出七幕戏剧,主要描写了国王豆扇陀和净修女沙恭达罗之间的爱情故事。

  国王豆扇陀外出打猎,因追逐一只小鹿而误入净修林中,巧遇正同两个女友在树林中浇花的沙恭达罗。沙恭达罗是天神的女儿,被净修林中的修行者干婆收养。豆扇陀与沙恭达罗一见钟情,在静修林中凉亭下互表爱意,又按照“干闼婆”的方式即私自订婚的方式自由结合。

  豆扇陀在返回京城前,给沙恭达罗留下一个刻有自己的名字的戒指作为信物。并许诺不久就会接她进宫。豆扇陀走后,沙恭达罗溺于相思之中,神情恍惚之下怠慢了大仙人达罗婆娑。大仙人怒而诅咒沙恭达罗将永远被豆扇陀遗忘。后经沙恭达罗两个好友求情,大仙人提出只要豆扇陀能看到那枚作为信物的戒指,诅咒就会失掉力量。

  回京后的豆扇陀再无音信,沙恭达罗的养父送已有身孕的她进京城去找豆扇陀。因受大仙人诅咒,豆扇陀却完全不认得沙恭达罗。沙恭达罗想拿出那枚戒指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但不幸的是戒指在路上洗手时不慎坠入河中。痛苦的沙恭达罗被自己的天神母亲接到了天上。

  有一天一个渔夫打鱼,在鱼腹中发现了刻有国王名字的戒指,戒指被献给国王。豆扇陀见到戒指,立刻恢复记忆。他想起了沙恭达罗,并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天帝派使者要求豆扇陀助他作战,取得胜利的豆扇陀在天上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和沙恭达罗。沙恭达罗原谅了豆扇陀,最终一家团聚,皆大欢喜。

  研究综述

  《沙恭达罗》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歌德曾写过几首诗来赞美它。席勒也曾在一封信中写到:“在古代希腊,竟没有一部书能够在美妙的女性温柔方面,或者在美妙的爱情方面与《沙恭达罗》相比与万一。”

  在我国近代第一次注意到《沙恭达罗》的人是苏曼殊。曾译介过《沙恭达罗》的有王哲武、王衍孔、王维克、糜文开、季羡林等学者。在众多译本中,只有季羡林的译本是直接根据梵文原文翻译过来的,成为现在较通行的译本。

  在《沙恭达罗》翻译介绍过程中,相关的评论文章也相继出现。研究者从不同角度就《沙恭达罗》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等进行分析,如1957年10月5日,石真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泰尔论〈沙恭达罗〉》一文。同时,学者对作家迦梨陀娑也进行了一定研究,如郑振铎1956年发表于《文汇报》的《印度大诗人迦梨陀娑传》。50、60年代的研究相对较少,从70年代末以来,对这部作品的研究不仅数量和角度增多,而且在前人的基础上,研究也进一步深入。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关于沙恭达罗形象

  季羡林在《〈沙恭达罗〉译本新序》一文中谈到沙恭达罗的形象时指出,沙恭达罗这一人物形象在印度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中国历史和文学中也有一些女性形象的性格比较鲜明,如王昭君和蔡文姬的爱国主义;杨贵妃的谈情说爱,争风吃醋;崔莺莺的虽敢于反封建,却对张生一味柔顺等。相比起来,沙恭达罗的性格更为明朗。如果将沙恭达罗形象与印度文学中最著名的妇女形象悉多(《罗摩衍那》)相比,沙恭达罗不像悉多那样婉顺、柔和、屈从、容忍。她有点粗犷的味道,又有点狡猾。她敢于当面痛骂国王是“卑鄙无耻的人!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谁还能像你这样披上一件道德的外衣,实在是一口盖着草的井”。

  陈生永在《美与善的化身 刚与柔的典型》一文中,从外貌美、心灵善、性格温柔和顺又不乏刚强和叛逆这样几个角度分析沙恭达罗的形象。文章指出沙恭达罗是富有时代、民族特色的东方女性:“《沙恭达罗》所反映的时代,一般认为是古代印度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度的历史转折时期。当时种姓制度的隔阂,宗教观念的束缚,旧伦理道德的阻挠,使广大印度人民根本无法获得自由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作为净修女的沙恭达罗更是如此。” 沙恭达罗在爱情中的表现和经历,是“时代和社会的必然所为”。文章在谈到民族特色时认为:“在沙恭达罗身上,还体现出了东方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东方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要求女性应该温柔善良,含蓄淳朴,坚忍不拔,嫉恶如仇,对爱情忠贞不二,对婚姻从一而终。这些在沙恭达罗的形象中都有所反映。

  胡吉省在《沙恭达罗形象的文化意蕴》一文中谈到:“沙恭达罗的形象之所以是丰满的,性格是完整的,还在于沙恭达罗的形象凝聚着深厚的印度文化意蕴。”他谈到了印度文化中“梵”这个概念,并分别从梵我一体的境界,实现梵我一体的途径和实现梵我一体的方式三个方面对这种文化意蕴进行了分析。

  二、关于豆扇陀形象

  关于豆扇陀的形象,学者们有着不同的评价。有些评论者认为豆扇陀是“奴隶主专制主义的最高代表”,是“最大的剥削者”,“最大的压迫者”。但也有些研究者并不认同这种看法。

  王远译在《论印度古典名剧〈沙恭达罗〉》一文中认为,迦梨陀娑是将豆扇陀作为一个理想的国王加以歌颂。歌颂的中心,是他对沙恭达罗爱情的态度。与其说作者借沙恭达罗被拒的戏剧情境来怒斥豆扇陀的喜新厌旧、背信弃义,毋宁说是作者有意从另一个侧面来歌颂他。表现出了他在爱情问题上的真挚感情和严肃态度。他不仅对沙恭达罗的爱情坚贞不渝,而且关心臣民疾苦,勤于国事。他对下谦和,对上忠诚,位尊而不傲,权极而不横。

  季羡林在《〈沙恭达罗〉译本新序》中指出,迦梨陀娑对豆扇陀的态度是既歌颂又讽刺的。在《沙恭达罗》里,他利用丑角的插科打诨,隐隐约约地讽刺国王,讽刺他喜新厌旧,玩弄女性,“家花不及野花香”。在第五幕里,作者先描绘了被遗弃的王后桓娑婆抵在幕后的哀怨的歌声,又写了被遗弃的沙恭达罗。作者的同情显然在被遗弃者方面。他认为这种形象上的矛盾,是迦梨陀娑作为宫廷文人的处境造成的。

  三、关于作品的主题思想

  何乃英在《论〈沙恭达罗〉的主题思想及其意义》一文中认为,这部作品的主题是表现爱情。从正面明写的方面来看,迦梨陀娑写的是沙恭达罗与豆扇陀双方幸福美满的爱情喜剧,写的是双方自由相爱,自由结合的爱情,不是合乎当时社会常规的常见的爱情。作家是在歌颂他们美丽的爱情,表达自己美好的愿望;从侧面暗写的方面来看,作家又在这个幸福美满的爱情中隐约地指出某些现实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写出了豆扇陀的不良表现,深入地揭示现实生活的矛盾,谴责奴隶制婚姻的罪恶,抒发自己的不满情绪。也有些评论者将《沙恭达罗》的主题定义为“揭露和批判了奴隶主阶级的专制帝王”,或“阶级斗争”。郭祝崧在其文章《〈沙恭达罗〉的创作时期和主题》中,在采信了爱情主题说的同时,否定了“阶级斗争说”,又对“揭露和批判说”进行了具体的分析。

  四、关于作品的艺术特色

  季羡林在《〈沙恭达罗〉译本新序》一文中谈到作品的艺术特色时认为,迦梨陀娑创造了一个结构谨严,如天衣无缝,无懈可击的剧本。他特别提到了结构中序幕这一形式。他认为剧情的发展有起有浮,宛如大海中的波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像一首交响乐,一环扣一环,有联系,但又有区别。故事情节,有时候如光风霁月,有时候又如惊涛骇浪。他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来形容剧中的意境。

  陈伯通在《简论〈沙恭达罗〉的艺术性》一文中从以下角度来分析沙恭达罗的艺术特色:巧妙的戏剧情景,精心安排的戏剧冲突,丰富而有个性化的语言,比喻手法的采用,人物美与自然美的相互映衬等。同时,他还指出《沙恭达罗》是一出充满浓郁抒情色彩,具有古代东方独特风格的悲剧。作者从情节结构、有无合唱队、演员数量,以及表现内容等方面把《沙恭达罗》同古希腊悲剧相比较,在分析它们的异同中来凸现《沙恭达罗》所具有的东方独特风格。

  良辰在其文章《试论〈沙恭达罗〉的抒情艺术》中,从结构布局和情节安排诗意化、人物自然描写交融化和语言生动形象哲理化三个方面来探讨这部作品的抒情艺术。作者认为,正是以上多种抒情手段的运用,使作品产生了激动人心,永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本文由首饰网编辑,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2-11-29 18:36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