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55|回复: 0

泰剧《深宅绅士》:至诚至粹,以生死为句读

[复制链接]

670

主题

696

帖子

30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11
发表于 2023-6-27 09: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断袖,汉语词语,出自《汉书·佞幸传》,断袖说的是西汉时期汉哀帝与董贤之间的故事。现在指男性之间的同壁恋,或者说“隐语” 。 亦作"断褏(xiù)。

断袖之人倘若处在旧时代的名人之流间,便会被强大的社会伦理力量,不可思议的世俗片面审美观,伪善的令人疼痛到凄迷的感应将生命锁死,而五龙会的大哥宋爷,他的好兄弟张爷就是因为断袖之恨被逼当场割喉自尽,临死前诅咒宋爷也会有像他那样面临此等窘境的一天。

萍萍挥手间,晃晃十余年,宋爷的两房妻子分别为他生的孩子业已成熟,尤其是大哥添。添天资聪颖,不仅业务成熟而且性格稳定,在精神的独木舟上产生了荒原狼的内心慰藉的需求。因为其母从小即知其断袖的事实,为了掩盖,为了权力和一切物质层面的价值,她可以做出一切以掩埋添断袖的事实。就像孤独的老山狼,为了保护小狼而目露凶光。

然而大太太的心思终究还是落空了,她发现好像一缕长发一个铃铛就能够使得自己优秀的儿子走进沉沦的心智大道。烧纸也好,添就是不会艳羡荣华富贵的五龙会会长的生活,他想要的是属于自己的纯粹的真真的幸福。至诚至粹,直到他遇到外在冰凌内心火热的鸠,相知相恋留下断袖吻痕。问世间情为何物,清澈的眼神将爱的自由主义更加延伸,彻入骨髓的深宅之痛在与鸠的生命生涯中所锁定,哪怕鸠不识字,添也会亲自教其练笔,成为他的成功的下手,而鸠的好身手也多次将添拯救于水火之中。

在爱财好色的佣人阿东知晓大少爷添断袖的秘密时,葡萄美酒月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他很快死于大太太和婢女简的手下。张罗的是贪欲,收罗的是尸体上匪夷所思的蘑菇。如若不是贪婪的人之欲,阿东也不会被下手烧的尸骨无存。真小人抵不过护犊之心深切的伪君子大太太,骈俪之美貌似挂在大太太风韵犹存的脸上,然而那只是凄美而不流畅的怨毒,深宫妇人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命运,防止被二房的儿子取代,于是乎做出一连贯动作,让鸠和添的至情至性显得弥足珍贵。

简的好身手三番五次将添的拦路虎除掉,也包括知道乏太太杀人真相的恩人齐大夫。在大太太的谋生画卷中不惜打天梯以构造自我的别扭而执着的舞台,而齐大夫早有准备,预备好了毒虫解药。五龙会对于会长一职虎视眈眈的马爷在知道断袖真相后与大太太和简发生了激烈的斗争。为了自己的儿子,大太太不惜再度超越世俗伦理与简断其手指,致其半盲。

而添和鸠的爱情命运在世俗名誉的欺凌之下显得颇为脆弱,尤其是添得知鸠是马爷的人。其实鸠是为了给妹妹治病才不得已投靠马爷,然而马爷却给她吃鸦片。蔽徙荣华,浮云生死,俯仰随时的那份充溢了美好与感知的木莲之爱却因这些误会产生激荡。凡为君故,莫不敢为,莫不敢抛,才是他们超越了心灵彩饰的心灵梦幻。只是作为深宅绅士的添实在太累太累了,他为了保护恶毒的母亲而故意引来警察捉自己,飕飕凉意,他原来充满微笑的儒雅俊俏的脸上充满了贾宝玉式的温柔、仁善、慈悲,与艺术家合二为一的心灵历程,唯见长江天际流,他的多愁善感的心不仅不爱权力之争,也不爱世俗的一切,他的心里只有那个以梦为马的念想,以及昆仑再造的契机,哪怕天龙伏虎将之浮华化,也远远未抵达他佛性诗意的至情高风。

经过一系列解救,以及大太太的自我牺牲,终于除掉了马爷这个疯狂权力属性的肉中钉。权力的盛宴,不过是暂时的辉煌,不朽的才华,才具备永恒的生命力。人生的横七竖八的拼凑总有其“道”之所存,素心而心向挂满瓜蔓的青木瓜之味才是生命真正的本源。

在和父亲一同被抓的时刻,添的绝望却已超越生死,任何声嘶力竭的悔恨都无法改变他内倾式的怅然,他爱自己的父母,他爱那个为了保护他而做出荒谬绝伦之事的母亲,他也爱那个走进了他内心深处如同小鹿乱撞的鸠。他的爱太深邃,从来没有刻薄任何人,和他弟弟一样都是那么的至诚至粹,以生死为句读。

生命不是用来挥霍的,情感的爆发和性情的弥乱可能会导致其自我的隔膜,生命不过是纵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诚如宋爷梦到在阴间的张爷,张爷说,一切爱都是平等的,没有谁高谁低,这样才是爱的本源。宋爷终于意识到滞重和扭曲给自己孩子带来的伤害,这些负面的情绪和时代的变迁必将有所呼应和改善。问世间情为何物,断袖之吻也有其深刻练达的翘楚之心,是至真至纯的真性情,意欲振兴自我必须从真我的感应出发,而非受制于他人抑或社会的片面攻讦,重新再造属于自己非一般的炫彩生命。音域的畅达不仅仅是雅人深致鲜衣怒马,而且也包蕴了生命与生命的共同体的肆意发芽。

最终简和大太太为她们做的事情付出了代价。添也没有固执到一定要和鸠远走天涯,而是相互扶持打理家族生意。看似圆满的结局其实人物的内心伤痕累累,孤独和闪燃也许会在他们的世俗生活中划过,断袖之恋会否再遭到那个时代的遗弃,一切只是片面的说法。鸠的一身冷傲骨,以及他的天地打造的厚实性情,必将让他们的断袖之爱若春水向东流。

断袖需要社会更多的宽容,为了护犊情深,张扬其生命弧度,而枉顾其内心真实想法,便是伪善可鄙的伪道德主义抒发,嵌固的永远的两颗孤独的星子,齐销化骨之冰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4-7-14 19:32 , Processed in 0.1095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