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75|回复: 0

泰剧《回归大地》:烟雨迷蒙,天与地的曲线<原创>

[复制链接]

666

主题

692

帖子

29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31
发表于 2023-7-6 18: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泰剧《回归大地》:烟雨迷蒙,天与地的曲线

十多年前,泰国一名血气担当的贵族中将被迫流亡缅甸、成为跨国权贵,部下兼妹夫,也即是本片最大反派皮塔安排与会所女性的私生子成为中将养子,和女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近十岁,恰逢泰国政府宽释而被允许归国,妹夫皮塔想要谋夺家产、安排土匪半路截杀,中将在草房被围堵中枪烧死、女儿被接应人村长收养,准备十七年后回家继承部下和亲友守护的家产,妹夫皮塔安排养子——也即是男主迪瓦拉成为中将的唯一家族继承人、和准尉等忠心派斗智斗勇。

后来子女成年、傲娇公子迪瓦拉和美丽村花——从前的中将亲生女儿冲普,后更名萨莉卡——因为家族在村里圈养牧场而再次产生交集,在对立与互助过程中爱上彼此,村斗、家斗好戏陆续上演,只为回归故国家园。

傲娇公子迪瓦拉自诩天降之不世之材,从小被所谓的“姑父”,也就是他的亲生父亲皮塔实行精英式棍棒教育,原本善良的心智开始转化成深刻的荣宠之怨毒。对于他来说,只要砸钱就可以买通所有的事,并没有意识到皮塔给自己酝酿的精神酱油和理性的未开化。桀骜不驯的他只觉得自己立足于家室的架势天堂,是中将撒若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他为人浮夸苛刻且霸道无稽崖分子,只因为虚假的身世,以及生父的否定式教育使得他坏的匠心独运,因为浮表的外在之下,有一颗犹疑热忱的心。

只有萨莉卡可以驯服傲娇公子,萨莉卡与养父关系甚笃,一路下来颠沛流离却充满了人生气魄之聪慧与流畅,从未将权势地位放在眼里的她,也没有更多的权力的支配欲,素性隽秀如同烟雨迷蒙的仙子,伶牙俐齿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深明大义和果断使得她渐渐赢得了迪瓦拉的心,数次相逢相救让沉潜在迪瓦拉内心深处的善良与温情复活了。迪瓦拉没有将萨莉卡当做猎物,从心底里敬重这个与众不同的娇俏女孩,不仅折服于她的犀利谈吐,也让若干年来缺乏真正的父母之爱的他有了新的自信和气色。

为了继承大笔金额数目的遗产,皮塔极其远房表妹无所不用其极。人生一大憾事就是人无痴也,皮塔对迪瓦拉生母的刻薄寡恩注定他只是个投机主义者,内心世界荒凉一片,想方设法凌驾于迪瓦拉并试图操纵他和部下韩。经过多次与韩的霹雳场的杀人合作,最终双人世界沦为相互背叛相互排挤的世俗世界。当天地倏然变色的时候,也是芸芸众生神乎其技杀伐垄断的契机时刻。蚀刻在灵魂深处的实则是黯然销魂。

迪瓦拉的恣肆和傲慢在得知亲生父母真相的那一刻起,就变得碎裂不堪。生母在他的面前自杀的场面始终伴随他的连绵湮灭之梦。他不乐意更是哭中带笑笑中带哭的承认了世俗不认可的价值局面。在皮塔拿萨莉卡的生命作为诱饵的时候,迪瓦拉向他这个杀人凶手的父亲下跪了。皮塔给他的下盘发了三枪。而萨莉卡的真实的中将女儿身份又让迪瓦拉觉得他们之间的天地翻覆了,他已经不再担当起继承人的名号,也担当不起萨莉卡丈夫的角色。

他终于回归了大地,回到了贡府派自己打理牧场,总是念叨着自己是杀人凶手的儿子,而无法甩开生父这个无情角色的旨归,他的心中依附着萨莉卡而又无法敞开心扉,想要心心念念的保护她却发觉自己实际上是个浑浑噩噩的漫漶角色而无法声如洪钟跃入天地的包容里。

皮塔和韩越狱之后想尽办法杀害萨莉卡和迪瓦拉,皮塔被萨莉卡的守护者库德枪杀,然而迪瓦拉却不能太上而忘情,他的真挚的泪水换不回生父的良知,皮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说到继承财产才是他一生的愿景,他最大的不幸就是迪瓦拉。他依旧那么狠心和世俗,天与地的曲线拥有者无限的张力,去爱惜去奉献自己的心意和信仰他从不乐意,一如他对迪瓦拉生母的暴力和绝情。

一幕幕好戏的开场,即便是亲生父亲,对待子女也存在着杀伐决断的野性,不仗义的非自由主义者让他跌入财权的寒潭而无法得到心灵的归化和救赎。聆音书的信仰也是他所不屑的蔽徙,他所要做的是好风凭借力的谜之鹰。狭窄的路径与怪异的恣肆相逢,他甚至可以杀伤中将的亲生妹妹,也就是自己的贤妻。幕后的眷恋人的心事慢慢被痛楚焦虑,而泣血的不仅仅是他的女人更是迪瓦拉这个貌似不逊其实心中最是眷恋爱意的清凉如许。

萨莉卡与迪瓦拉终于修成了正果。他们之间的恩怨不仅像协议般充满了力的保证和爱的柔夷,更是翩然一笑和丝雾斑斑泣空灵之下的爱的窒息。迪瓦拉的内心充满了炽热和对生命的欣悦并没有随着父亲的死亡而报废,而是以一种高端对于长辈的倚重,对于萨莉卡无限的带有凄清和绵邈的诗意之爱欲。他们的爱是从小的青梅竹马发展成为的热忱的赤心如炬。虽然有过过节,有过价值观的蹴鞠和砥砺,然而成长之中带来的是某种陈陈相因的互爱与互敬重。

所谓的回归大地,正是要让人正视自己的灵魂,干戈寥落四周星,天地原本就是一体,如若不能安放自己的灵魂和进行价值聆听,则不能将山海般的感情铺陈开来,真正的以洗濯了灵魂领域的凉水来安慰,来一场有缘人的一场委婉但不凄迷的梦。暴戾恣睢之心,经纶世故之心,往往可以窒息人的生存,到头来往往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雅人深致的梦幻需要的是紧贴大地告别世故,才能避免豪门蚀骨的价值焦虑和人道憔悴。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4-5-24 20:56 , Processed in 0.1124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