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5|回复: 2

樋口一叶:“明治紫式部”,《 青梅竹马》,日本纸币肖像人物ZT

[复制链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樋口一叶:“明治紫式部”,《 青梅竹马》,日本纸币肖像人物ZT



华卷文化

(一)人物生平

1、艰难童年

樋口一叶(1872年5月2日—1896年11月23日)生于东京都。她的父亲本是山梨县农民,为摆脱阶级制度的桎梏,弃乡上京,并于明治新政府成立前拥有了士族(武士)身份,新政府成立后升任为政府下级官吏。一叶从小喜爱读书,但母亲反对其进学。一叶在11岁时被迫退学。此后一叶在家靠阅读祖父和父亲的藏书自修,其父在一叶14岁时送她进私塾“荻之舍”,学习和歌、书法和古典日文。然而好景不长,一叶16岁时长兄因病过世,二哥和全家断绝了关系。继而父亲经商失败后负债累累,因病过逝。后其未婚夫的变心毁约,更使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如此情形下,一叶为维持生计,她先后做过洗衣、缝补等诸多杂工,生活艰难。

2、以文养家

此时一叶的同窗女友在报上发表了一篇小说,并因此获得相当丰厚的收入。于是一叶受到启发,决定以笔养家。1891年,樋口一叶成为《朝日新闻》的记者。同时,她投入旧派大众作家半井桃水门下,开始学习小说的写作技巧。翌年她模仿日本现代著名小说家幸田露伴笔风写成处女作《埋木》,在浪漫主义文学刊物《文学界》发表。此后,她又相继发表了《雪天》《琴声》《暗樱》等短篇小说。但是,她这一时期的作品无论从文体还是内容方面来说都是脱离现实的一般性作品,尚未形成自己的风格。随着一叶与半井的交往加深,两人日久生情。但人言可畏,这段师生恋受到“荻之舍”中大家闺秀们的冷嘲热讽,两人的恋情无疾而终。失去半井的帮忙,一叶的生活变得更加困苦。1893 年,一叶一度中止写作,搬到贫民区,开了一间杂货铺。然而杂货铺不久就因资金不足及经营不善倒闭。在此期间,一叶对下层民众的困苦有了更为深切的体会,这成为一叶创作的重要转折点。一叶之后的作品褪去了当时女作家特有的脂粉气。在贫民窟的经历让一叶对社会下层贫苦人民的命运产生了深切同情,文体随之发生剧烈变化:浓妆艳抹的冗词赘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简洁有力的肺腑之言。

3、创作巅峰

22岁,一叶重新搬回故居,以“市井作家”的身份再度登上文坛。为了糊口,她抛弃一切女人应有的矜持;为了借钱,她周旋在不同身份的男人之间,为其故友不齿。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是樋口一叶创作生涯的巅峰,后世文学评论者称之为“一叶的奇迹十四月”。在短短的时间内,她写出了《大年夜》《浊流》《青梅竹马》《岔路》和《十三夜》等一系列佳作,一时轰动文坛。

4、英年早逝

长年困苦生活和感情挫折令一叶身心交瘁,女作家于1896年11月23日午后因结核病过世,年仅二十四岁。她是明治新时代妇女社会角色变化的先驱者,因此成为日本纸币史上的第一位女性肖像人物,是日本文坛有“明治紫式部”之称的女作家。





(二)作品

《大年夜》

《大年夜》(1894)的主人公阿峰是位温顺、正直而规矩的少女。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缺点的好姑娘,最后也被逼无奈不得不去偷窃。这里,剥削起家的山村夫妇的阴险毒辣,与在高利贷重利盘剥下濒于饿死的阿峰一家人的孤苦无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1894)以妓女的小妹妹美登利的幼年生活为中心,描写她周围一群孩子受环境的残害和腐蚀,预示着他们长大成人后的悲惨命运。一叶通过这些生动的人物形象的刻画,控诉了女性无论是顺从还是反抗怎么也不行的生存困境。从中人们不难看到,无论处于什么时代,在由男人和女人构成的人类社会中,由于生为女人而产生的性和生存的悲哀。

《十三夜》



《十三夜》(1895)的阿关嫁入显贵人家,当了名阔太太,被人们一致认为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但实质却相反,由于丈夫的粗鲁野蛮,肉体和心灵均受到践踏和创伤,一度决心离婚,但一想到父母和孩子,又回到地狱般的夫妻生活中。

《浊流》

《浊流》(1895)的女主人公阿力的祖父是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因为写了被认为是“对世无益处的书”,被衙门撤职,气得绝食自杀。父亲是个技术熟练的工匠,但“为人高傲,不会应酬”,在阿力还幼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人间。生活虽然把阿力磨练成为倔强刚烈的人物,但旧世界的浊流还是吞噬了她。

其它作品

《暗樱》1892、《埋没》1892、《下雪天》1893、《暗夜》1893、《行云》1895、《蝉蜕》1895、《岔路》1896。

(三)作品风格

樋口一叶的作品注重“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的塑造,这在其代表作品《青梅竹马》中表现得格外明显。《青梅竹马》通过一群居住于东京妓院区的未成年的孩子,在即将步入成年的变化,展现日本十九世纪明治时代的社会场景。一叶在刻画他们的性格特点时,集中描写形成这些特点的环境力量,包括自然及人文社会所带来的影响。比如那个孩子中的女王、人们叫她“大黑屋美登利”的姑娘,她美丽、活泼、任性、倔强、不解人事、追求浮华,还沾染了一些不良的习惯,任意挥霍钱财,不以妓女的职业为耻,反以为荣等,形成其复杂性格的原因主要是社会环境。她姐姐是红妓女,父母对她娇生惯养,周围的人对她百般迁就;丝歌弦舞,爱呀不爱的风流传说,污染了她的耳目,渗透了她的灵魂。正如作家感慨,“在这种环境里长大,恰好是一块白布染上了红色,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个龙华寺方丈的儿子藤本信如,有很高的天赋,学习成绩全校第一,外表阴沉古怪,内里怯懦忧郁,形成他性格的原因也是环境。他的父亲身为方丈,却早上念经,晚上查账,一手拿着串珠,一手拿着算盘,眼睛盯着钱财。这些孩子的性格都与他们所处的典型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未来的人生道路还将受着这个环境的影响。

其次,樋口一叶还重视民间风俗习惯的展示,差不多她的每一篇小说都有对日本民族风俗的描绘。在《青梅竹马》所提到的日本全国或地方性的节日就达七处.其中作了较为细致描写的有冬月酉日东京各大乌神社举行的隆重庙会、九月仁和贺戏、八月二十日千克神社庙会以及盂兰节等。

再次,一叶的心理刻画非常突出,她特别善于对妇女复杂而细腻的内心世界进行解剖。作家通过这种层次分明、脉络清楚、入木三分的剖析,把不同出身、不同经历、不同遭遇的人物的不同性格鲜明地塑造出来。她的心理描写的手法多种多样,有时使用内心独白,有时又通过人物的行动、情态、对话、音容笑貌来加以表现;有的地方进行直接描写,有的地方又进行间接描写。不论使用哪种方法,都力图准确地再现人物思想感情。

最后一叶的小说充斥着浓厚的抒情色彩。樋口一叶并不是一个冷峻的作家,而是一个心中汹涌着激情的诗人,要她用无动于衷的笔墨来描写她热爱和憎恨的人物是困难的。相反,她更喜欢用抒情笔调去表示自己对人物命运的态度和情感,所以她的小说披上了一层浓厚的抒情色彩。

(四)人物评价



在樋口一叶不足25年的短暂生涯中,具有文学生命力的代表作都是在她23岁至24岁时创作的,也就是在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的短短14个月的时间内,这不能不说是奇迹般的壮举。就是放下其他一切事务,把14个月的时间全部用于写作也是十分不易的事情。然而她根本不具备专心写作的条件和环境。明治时代的女作家并非只有一叶一人。相反明治时代还出现过所谓“闺秀文学时代”的时期。从1889年到19世纪90年代,很多女作家的名字在文坛上热闹了一番。明治二十年代初,以田边花圃、中岛湘烟、木村曙、若松贱子为开头,稍后是大冢楠绪子、田泽稻舟、北田薄水、小金井喜美子、濑沼夏叶等作家和翻译家辈出,出现了从数量上看仅次于平安王朝的女性文学时代。她们的共同点是出身于富裕家庭,接受过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或女子高等学校、教会女子学校等当时人们视为最时髦的高等教育,因而她们也是最时髦的女性。她们大多是对男女平等思想、女权主义等有些觉悟的女性们。她们的作品,虽然多数是以在陋习和旧道德的矛盾纠葛中走向毁灭的恋爱悲剧为主题,但故事结构流于一般化,流露出伤感请调而缺乏写实功力,与现实矛盾对抗的思想很弱。她们虽然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留有名字,但她们的作品不具有长久的文学生命力。在众多的女作家中,能与优秀的男性作家匹敌的惟有樋口一叶一人。一叶不同于明治“闺秀文学时代”的女作家们,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生活贫困,连职业也没有,即使在文坛成名后也未能摆脱贫困。这一切使她善于用冷静的目光正视自我,正视现实。通过观察社会和自己的人生,她终于发现,不论你的地位和处境如何,只要你是女人,那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某钟束缚而不能自拔。樋口一叶在24年短暂的生涯中,一边与贫困进行斗争,一边从事写作。除了小说以外,还留下许多散文和4000首诗歌,以及自15岁开始精心写下的日记四十多卷。樋口一叶并不是天才,但是她和她的文学成为日本文学史上真正的奇迹。

余华写道:我24岁时还读到日本女作家樋口一叶的中篇小说《青梅竹马》,至今为止还认为它是我读到的最美的爱情小说。她写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的爱情,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非常美。当然我的作品是越写越不美了,离我的启蒙老师越来越远。日本作家的共同之处,就是这样一种基调,还有对细部的描述是那么细致入微,深入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樋口一叶:她生活困窘,以文养家,24岁辞世,却成为日本文坛传奇ZT

啃书的猫超



在日本文学史上有这样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作家:她的肖像登上了纸币,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她这一生只有短短的24年,可她创作的文学作品却成为百年经典。

这位传奇女性,便是樋口一叶。她不仅是19世纪的日本女性文学家,更是日本近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早期开拓者之一。

这位出生于东京一个小官吏家庭的知识女性,原本可以拥有更为绚丽美好的人生。可是,她的一生不仅极为短暂,而且一波三折,充满了命运的无常,令人唏嘘不已。

一、命运的裹挟下,无人可以免除不幸

幼年的樋口一叶曾有过一段非常幸福的家庭生活:她的父亲比较有文化素养,因为读书识字,从而实现了身份的跃迁,从农民成为了武士;而她的大哥则是当时日本财政部的一名官员,属于具备文化修养的知识青年。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樋口一叶自小就喜欢读书,这为她日后不断提升文学修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樋口一叶的母亲并不认可女儿的兴趣。因为19世纪的日本女性没有社会地位,只能依附于男人,所以她的母亲希望她能够成为贤惠、能干的女性,将来找个好婆家。但是,开明而富有远见的父亲却十分支持樋口一叶,不仅对她给予了诸多鼓励,而且还把她送往私塾学习和歌以及日本古典文学。由于接受了系统、完整的古典文学教育,樋口一叶的创作才能得到了进一步的激发。


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出现变故,樋口一叶可能还会继续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可是,在命运的裹挟下,没有谁可以免除不幸。

13岁的时候,樋口一叶遵照家庭安排,在裁缝铺里学习缝纫技术。正是在那里,她结识了自己的初恋涩谷三郎。尽管此时两人年龄尚小,但这段青梅竹马的爱情却也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

定下婚约的两人只等着走进幸福的婚姻生活。不过,樋口一叶尚未迈向美好的未来,便因现实的变故而痛失曾经拥有的一切。樋口一叶17岁时,她的大哥病逝;18岁那年,疼爱她的父亲也过世了。家道中落的一家人不仅失去了收入来源,并且欠下了庞大的债务。樋口一叶那位青梅竹马的恋人涩谷三郎,则因为她的家庭变故而毁了婚约,并要求樋口一叶退回礼金。这就是现实版的才女遇到了渣男!

失去亲人的苦痛尚未消散,作为家中长女的她便要担负起养家的重任,而且还被自己深爱的人逼迫着跌落到生活的最底层。对于樋口一叶来说,早年的幸福和此后的苦痛形成强烈而鲜明的对比,这些遭遇都极大地刺激着她。但同时,这些不幸遭遇,也成为樋口一叶文学创作中的现实素材。

一夜之间,樋口一叶褪去青涩,变得坚强而成熟。可是,在当时的日本社会,作为一介女性的樋口一叶要想走出家庭,养活母亲和妹妹又谈何容易呢?


自己的遭遇,让樋口一叶瞬间清醒过来:女性不能只是依靠家庭和丈夫,女性能够依靠的,唯有自己。这一思想,在樋口一叶日后的文学作品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因而,樋口一叶被公认为日本女性思想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二、以文字养家,终成日本文坛的新星

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樋口一叶得知昔日的一位同窗将自己写的诗歌投给了报社,并获得了稿费。这个消息让樋口一叶心中一动,她决定效仿这位同窗,从此踏上了文学创作之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东京朝日新闻的记者同也是作家的半井桃水,成为樋口一叶文学创作道路上的引领者。正是在半井桃水的指点下,樋口一叶写出了自己的处女作《埋木》,并最终得以发表,由此正式出道。樋口一叶在与半井桃水密切往来的过程中,逐渐对他敞开了自己的心扉,甚至还把自己对于半井桃水的爱恋写进了日记中。

不过,樋口一叶绝非一个期盼着依靠男性生活的女人。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这一点极具超前的独立女性意识。一心渴望独立生活的樋口一叶向朋友借了钱,开始经营杂货铺,但由于她欠缺经商经验,因而,杂货铺很快便倒闭了。樋口一叶再次为生计而发愁。


再一次遭遇不幸的樋口一叶,开始对女性当时的地下地位以及欠缺保障的生活进行深入思考。而她则继续通过撰写通俗小说,来赚取稿费以维持生活。

原本就极具文学才华的樋口一叶,在饱受现实生活的压迫与摧残后,反而通过文学创作来排解内心的愁苦,这就使得她的文字在清新隽永之中,更平添了一种深入生活、发掘现实的气象。

三、樋口一叶笔下的女性主义

从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的14个月间,樋口一叶相继发表了《大年夜》、《青梅竹马》、《十三夜》、《浊流》、《行云》、《岔路》等代表作品,因而,这段时间也被文学界称作“奇迹的14个月”。其中,《青梅竹马》这篇小说得到日本文坛前辈森欧外等人的一致好评,并奠定了樋口一叶在日本文学界的地位。

可是,命运留给樋口一叶的时光,已经所剩无几。24岁那年,她被肺结核夺去了年轻的生命,留下的作品主要有随笔、小说、日记以及和歌。

作家榜经典文库推出的樋口一叶选集《青梅竹马》,收录了这位传奇文学女性的多篇经典作品。本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短篇小说;第二部分则是日记。


樋口一叶在她的每一篇短篇小说中,都刻画了鲜活灵动的女性形象,并展现出女性的美好品质。不论这些女性身份如何,——樋口一叶作品中的女性多为歌伎、女佣等底层人物,她们身上展现出勇敢善良、才华横溢等品质。面对艰难的生活,她们往往比较乐观,对于纯洁的爱情有着向往。同时,樋口一叶由于遭受过未婚夫的背叛,由因为家道中落而品尝了人间寒凉,她对于薄情的男性则表现得极为刻薄。在一些文学作品,如《行云》、《十三夜》等更是通过刻画自私薄情的男性,从侧面描写出当时女性的心酸生活。如今读来,不仅毫无过时之感,反而更唤起了我们对于美好人性和纯洁爱情的认同。

除了展现底层女性的悲苦命运以及美好品质,樋口一叶也塑造了一批底层小人物,以表现她所处的明治时期的社会面貌。这些底层小人物身份不同、性格各异,诸如为了艺术而痴狂的年轻匠人入江籁三(《埋木》)、为了帮助父母减轻负担而辛勤劳作的少年三之助(《大年夜》)等,他们身上也闪现出某些令人赞叹的出众品质,引得读者为其或赞赏或叹息。尽管他们并非是樋口一叶笔下着力塑造的形象,可依然带给读者无尽思考、无尽感动。

樋口一叶曾经这样说过,“我是为了抚慰世间女性的痛苦和失望,而降生到这个世上的。”因而,她创作的文学作品也可视为在为女性发声,为底层民众发声。透过细腻唯美的文字,我们仿佛触摸到樋口一叶的心中跳跃的那团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2

主题

620

帖子

255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9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樋口一叶:一个家道中落、被退婚的女人,凭啥被印在五千日元纸钞上ZT


史来赏鉴


国际政治学博士



通常,能出现在一个国家纸币上的人物,必然是因为这个人对该国具有特殊意义。世界各国的纸币,女性出现的机率少之又少,但在一个男人占主导地位的日本,就有一位女性形象出现在了纸币上。

2004年11月所发行的新版日元纸币上,一个女子的形象出现在五千元纸钞上,这也是日本纸币上出现的首位女性。

这位女子名叫樋(tong)口一叶,是十九世纪的日本女性文学家,十九世纪日本优秀女作家,同时也是日本近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早期开拓者之一。不为人知的是,这位杰出作家仅仅在世24年,在她24岁的时候,美好的人生戛然而止,成为了日本文坛的一大憾事。

尽管在世时间不长,但她留给后人的,是多经典不朽的作品,同时,她也是是日本女性思想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幸福的少女时代

樋口一叶,原名口夏子,生于1872年5月2日,逝世于1896年11月23日。幼年的樋口一叶是非常幸福的。

她出生在一个美满的家庭,她的父亲原先只是一位农民,但因为识字多的缘故,获得了武士身份,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实现了阶层的跃迁。

她的大哥也是日本财政部的一名官吏。有如此优越的家庭条件,樋口一叶幸福地长大。樋口一叶自小喜欢读书,幼年读了很多书。

她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家庭主妇,看她成天就知道看书,一点不像女人的样子,便责备了她。母亲的责骂不无道理,那时,尽管日本正在经历着明治维新,逐步走向现代化。

但日本女性的地位,并没有得到太多提高,女人只能依附于男人。她的母亲希望她能做好家务活,做好手工,将来好好找个婆家过日子。


樋口一叶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要像母亲说的那样做一个普通女人,她喜欢读书,不能阅读让她觉得异常的痛苦。

只有喜欢安静的孩子才会对阅读表现出兴趣,显然,樋口一叶正是这样的人,阅读是她的兴趣爱好,通过阅读,她不仅学会了识字,也提高了她的文学修养,为她将来的创作打下了基础。

开明的父亲见自己的女儿有读书的兴趣,非常支持,将她送往了私塾学习和歌。私塾里学习和歌的都是王孙贵族里面的女眷,浓厚的艺术氛围有助于提高她们的艺术修养。

这对樋口一叶的成长具有很大帮助。樋口一叶虽然只是普通官吏的女儿,但她凭借语言上的天赋,多次赢得和歌相关的比赛,成为私塾里的魅力之星。樋口一叶有着幸福的童年,不仅生活优越,也接受过完整的艺术教育,这与她后来的经历截然相反。强大的反差,以及后半生生活的苦难,都是她进行文学创作的动力。


命运与爱情一起陨落

十三岁那年,樋口一叶正在按照家里的安排在裁缝铺里学习裁缝,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叫做涩谷三郎的人。

很快,口一叶喜欢上了涩谷三郎,两人都还小,但相互爱慕,开始了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

一切水到渠成,两人缔结了婚姻,只等时机成熟便走进婚姻的殿堂,开启幸福的人生。十八岁的时候,樋口一叶的命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

父亲与哥哥相继因病去世,家道中落,失去收入来源不算,还欠下了大量债务。昔日幸福安稳的生活彻底变了样子。雪上加霜的是,她那位青梅竹马的未婚丈夫因她家庭的变故而变了心,不仅悔了婚,还要求樋口一叶一家退回下聘的礼金。

刚刚成年的樋口一叶,遭此打击,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她恨命运的不公,她恨涩谷三郎的薄情。


与此同时,她还要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这一连串的打击让她身心俱疲。在绝望中,她慢慢变得坚强。她看到了作为一介女性的自己在日本社会面临的困难,她只有坚强起来,才能让自己走出绝境。

一夜之间,一叶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依附于家族或自己的丈夫的弱女子,她要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手中,尽管刚刚成年,她站了出来,承担起了养育家人的重任。

为了生计,开始创作

在那个年代,日本女性只能通过给人做家务,缝补衣服来维持生计,但这些仅仅能让口一叶活下去而已。

一个偶然的机会,樋口一叶打听到一个消息:自己曾经的一位师姐,把自己写的诗投给报社,获得了丰厚的报酬,这让樋口一叶心动不已,她决定效仿师姐,开始文学创作,这样,就可以赚取稿费了。

日本作家半井桃水给了口一叶写作上的指导,在他的帮助下,樋口一叶写出了自己的处女作《埋木》并发表了。


与此同时,长时间的相处,樋口一叶爱上了这位极富才华的作家,但当她发现半井桃水风流成性时,口一叶收回了自己的心。

这对于樋口一叶是艰难的,好不容易才从自己失败的爱情阴影中走出来,却偏偏爱上了另一个不可能的人,这都对樋口一叶产生了消极的影响。

在发表《埋木》的时候,樋口一叶用了"一叶"的笔名,意味着自己要依靠自己渡过生活的大河,从这时候起,樋口一叶就表现出了独立的女性意识。

在极度失望的痛苦中,一叶又开始了新征程,她向自己的朋友借了些钱,开了一个杂货铺,但因为从未有过经商经历,杂货铺很快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樋口一叶再次为生活发愁了。

泥土中绽放,却又立即调零

低下的社会地位,朝不保夕的生活,都让樋口一叶的人生充满艰辛,没办法,她只好继续通过写小说赚取稿费来养活自己。

在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的十四个月间,接连发表了《大年夜》《青梅竹马》《十三夜》《浊流》《行云》《岔路》等生涯代表作,这段时间也被文学界称作"奇迹的十四个月"。


这些都成为了日本文学上的不朽名篇。过了没多久,残酷的命运再次给她致命一击,她染病了,奄奄一息的她很快与世长辞,享年24岁。

樋口一叶,幼年幸福,随着家道的中落而被推到了命运的风口浪尖上,不幸的爱情故事也给了她沉重的打击。

在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她所遭遇的困难是非常巨大的,这与写出《红楼梦》的中国作家曹雪芹有类似的地方,迫于生计,她夜以继日的写作,满腔感情化为笔端文字。

既是对自己命运的抗争,也是对日本女性社会地位提升的争取,尽管命薄,但这样娇小女性能影响到后世日本的社会发展,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她的人生,正如她的笔名:虽然只是一叶扁舟,却也能乘风破浪,到达想要的彼岸。

文/赵贺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2-11-29 18:42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