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276|回复: 2

芥川龙之介:青年与死

[复制链接]

457

主题

524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7-1-19 00: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年与死


无需任何背景。两个宦官说着话出场。
——这个月真是,又有六个宫妃要分娩。假如给她们称称体重,说不定一下就是数十人呢。
——难道统统不知何人所为?
——全然不知。按说不应该这样呀。后宫那种地方,除了你我这样的,男人进不去呀。可令人惊诧的是,每个月都有宫妃育子。
——是否有什么男人躲在后宫呢?
——我原先也那么考虑过。可不管增加了多少守卫,都无法抑止宫妃们分娩。
——在宫妃之中探听一卜,是否会有结果?
——哎,这可真是怪了。我没少打听。据说,还真是有男人藏在宫里。可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哦,这可真的有些奇怪。
——难以置信。对于那个奇异的隐身男子,我一也是知之甚少二不论怎样,总得有个防备良策。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一时也无良策。反正男人的存在,确凿无疑是吧?
——想来如此。
——那么,能否在宫内撒些细沙呢?那男人总不会从天上飞来吧。只要在地上行走,总会留下足迹的呀。
——嘿!这倒是条妙计,只要他留下了足迹,抓他也就不难。
——不知是否奏效。试试吧。
——我马上去办。(两人离去。)

一群宫娥播撒细沙。
——好啦。全都撒过了。
——那边的角落还没有撒到。(撒沙。)
——来,过廊甩也要撒上一些。(众人离去。)


两位青年坐在烛灯之下。
B 到那儿去,已经一年有余啦。
A 时光如梭。一年之前,我已厌倦了唯一存在和至善至美的说法。
B 如今,连“自我”一词的含义亦已忘却。
A 我也是一样。早就告别了“优波尼沙陀哲学!”[注 1]
B 那时,我总对生死问题苦思冥想。
A 是啊。当时我们互相讨论的,都是自己的所思所想。说到思想,如今我等的言行,不知当作何解。
B 对呀。打那以来,我竟然从未考虑过死的问题。
A 说来,这也未尝不可。
B 那必问题,苦思冥想亦不得其解,执迷不悟岂非蠢瓜?
A 可我们毕竟难逃一死呀。
B 一年两年,还死不了。
A 但愿如此。
B 或许我们将死在那里。可瞻前顾后,胆小怕事,好事儿便统统也体验不到。
A 你这说法不对。整天预想着死亡,这种快乐还有什么意义?
B 我才不管什么意义呢。也没必要整日预想着死亡。
A 可这么活着,不是自欺欺人么?
B 可也是。
A 你可以不过这样的生活。你不也是为了远离所谓自欺欺人,才像今天这样生活的吗?
B 不管怎么说,我.如今可是没有心情去思索。你也只好这样厂,除此之外还能怎样活?
A (露出哀怜的表情)听天由命吧。
B 别说这些没味的话了。天又要黑了。收拾收拾出门吧。
A 嗯。
B 去,把那件隐身斗篷给我拿来。(A取过斗篷,交给B。B穿上斗篷,他的身影便消失了。只能耳闻其声。)好了,走吧。
A (穿上斗篷,同样消失了身影。仅闻其声。)夜露降临了呀。

仅闻其声。黑暗。
A的声音 好黑呀。
B的声音 你快一点。我都要踩到你斗篷的下摆了。
A的声音 我听见喷泉的声音了哎。
B的声音 嗯。我们已在露台之下了。

暗光之中,女人们全部裸体,有坐姿,有站姿,也有睡姿。
——怎么今晚还不来呢?
——月儿都躲进了石层。
——快点儿来吧。
——平常到这时候,就可以听见他们的脚步了。
——光听见声音,其实更急人。
——是啊是啊。必须接触到肌肤。
——开始还挺吓人的哩。
——我那天惊颤了一个晚上。
——我也是呀。
——他说“别怕”,是吗?
——是啊是啊。
——可我还是害怕。
——生下他的孩子了么?
——早就生下了。
——喜欢吗?
——孩子挺可爱。
——我也想做一回母亲哎。
——哎呀。烦死了。我可一点儿不想做母亲。
——为什么?
——唉。你说讨厌不讨厌?我喜欢的只是男人的爱抚。
——那也难怪。
A的声音 今夜华灯初上。你们的肌肤在青纱之中蠕动,真是美妙绝伦。
——啊呀!是你在那儿吗?
——到我这儿来嘛。
——今夜该到我这儿来呀。
A的声音 你是戴着金手镯的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B的声音 那算什么。你的秀发,发出素馨的清香。
——呜。
A的声音 你还是在颤抖呀。
——我高兴呀。
——到我这里来嘛。
——怎么还到你那儿去呢?
B的声音 你的纤手多么柔软呀。
——你永远这样待我,好吗?
——讨厌!今夜为何不来爱我?
——别丢卜我。好吗?
——啊!啊!
女人的声音渐渐变为轻微的呻吟。最后便无声无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7

主题

524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0: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突然大量的兵士持枪冲了进来。兵士的嘈杂声。
——这里有脚印!
——这里也有!
——看!往那边逃跑啦。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骚乱。女人尖叫着四处奔逃。兵士们循着足迹四下搜寻。灯光熄灭。舞台变暗。
A和B身着斗篷出现。相反的方向出现一个男子,戴着黑色的面罩。光线微暗。
A和B 请问来者何人?
男子 你们不会忘记我的声音吧。
A和B 你是谁?
男子 我是死。
A和B 你说什么?
男子 我是死。
A和B 死?
男子 不要大惊小怪。我过去存在,如今存在,将来也存在。说起来,能够称作“存在”者,舍我其谁?
A 那你来此做甚?
男子 我要做的事情,从来只有一件。
B 你就是为此而来么?啊?是不是为此而来?
A 噢。你是为此而来。我早就等着你呢。我们还是初次见面吧。来吧!拿命来吧。
男子 (对B)你也在等着我吗?
B 不。我没有等你。我想活着。求你啦。让我再品尝一些生命的滋味好吗?我还年轻。我的血管里还流动着温暖的血液。求求你,让我再多少领略一些生命的快乐吧。
男子 你也该知道吧。我是从来不听什么哀求的。
B (绝望的样子)那我是非死不可啦。呜呼!我真的非死不可了吗?
男子 你打记事儿的那天起,就已经形同死尸了。能够仰望太阳时至今日,全是我的慈悲赏赐。
B 那可不是我一人的过错。所有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命运吗?一出生即背负着死亡的重负。
男子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在此之前,想必你已忘记了我。你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呼吸。你果真浑然不知吗?你的初衷原木是要打破所有的欺蒙,获得快乐。然而,你所获得的快乐不过是另一形式的欺蒙。在你将我忘却的日子里,你的灵魂处于饥饿的状态。饥饿的灵魂总在寻找着我。显然你想远离我,相反却将我招到了身边。
B 呜呼哀哉。
男子 我并非在毁灭一切。而是在孕育一切。你忘记了,我是万物之母。忘记了我,也就忘记了生。忘记了生的人,只有毁灭一途。
B 呜呼?(倒地而死。)
男子 (笑)愚蠢的家伙。(对A)没有什么可怕的。到我的跟前来吧。
A 我在等你。我不是一个懦夫。我不害怕。
男子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面容吗?天就要亮了。你可以好好地看我。
A 你就是这般模样吗?我没有想到,你的面容竟然这般美丽。
男子 我并非来向你索命的。
A 不,我一直在等你。除了你,我对世事一无所知。我
留着这条性命也是白搭。你带我走吧。拯救我于苦难之中。
第三者的声音 不得胡言!好好看着我的面孔。拯救你性
命者,乃是你心中有我。然而,我未曾说过你的行为统统正
确。你看着我的面孔。你明白你的错误了吗?从今往后,你能
否好好地活着,全靠你自己的努力。
A的声音 在我眼中,您的容颜益发年轻。
第三者的声音 (静寂之中)天已放亮。你随我来,去
到那无限的世界。
在黎明的光线之中,蒙着黑色面罩的男子与A一同走去。
五六个兵士在拖曳B的尸骸。裸体的尸骸遍布伤痕。

改编自《龙树菩萨俗传》
大正三年(1914)八月十四日


[注 1]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哲学思想,鼓吹宇宙本质与个人本质的完全一致。
沧海流枯,顽石尘化,微命若缕,赤心如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7

主题

524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0: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自芥川龙之介吧)


《青年与死》:简单概括下故事:A青年和B青年分别追求着欢欣,A不相信世界缤纷,不相信生命是唯一的存在,一直向往着死,思考着死,审视着自己的行径,对“欢欣”提出质疑;B迷失了自我,一心想要忘记死,忘记欢欣以外的愁苦,忘记有关生命意义的思考。两人在一次追求欢欣的过程中被死寻见,A活了下起来,B死了。
要想明白其意义,首先要看一下两人与死的对话。“死”说:“我过去存在,现在存在,将来也存在。”即:死存在于记忆中的画面,存在于此际的擦肩而过,存在于未来的衰老。死一直存在。面对死,B感到害怕,他还想要活下去,而“死”却道出了B的错误,即:你妄想逃离欺蒙众生的现实,想要寻求梦幻的欢欣,是不可能的,那是欺骗了自己,不断追求欢欣,最终只会感到失望和厌倦,最终你的灵魂会寻找我的,你想要欢欣地活下去,却只能死去,在离开现实世界的时候欢欣。


“死”后面的话其实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如若人厌倦了生命,就可以在死亡中获得重生,开始全新的“生”。人活着是要不停歇地努力,人正是因为知道必有一死,所以才加倍努力,获得生存的意义。而如果忘记了死,也就忘记了生存的意义,那就只有毁灭。
人心中考虑到死,会有意识地去求生,所以说“拯救你性命者,乃是你心中有我”
“死”之所以斥责A,是因为A不懂得生存的意义,一味地去求死,没有看清人世间善的存在。死并非可怕的存在,而是辅助“生”的另一存在,所以作者在后面称男子为“第三者”,就是想说明A此时领悟到了“死”具有这种辅助性。
作者在后面称他们走到了“无限的世界”,大概是说,A已经走出了人间的苦难领域,朝真正广阔的善与美前行。(其实这未尝不是芥川对自己的安慰)
补述一句:前面那些女人对生孩子与男人的爱抚的言谈,也是从侧面表明“生存意义”与“求乐意识”的差别。
沧海流枯,顽石尘化,微命若缕,赤心如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7-4 00:43 , Processed in 0.019518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