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856|回复: 0

读刘建超·语录1号(随笔)

[复制链接]

457

主题

524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7-1-23 23: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刘建超·语录1号(随笔)
侯德云

1.要强调个性。很多人都在强调个性。文学,以及整个艺术领域,没有个性是行不通的。个性是脚下的路。自己的路。刘建超的个性在于他注重作品的娱乐性。他还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吹响观点的号角。用低调的方式来演奏高调,也是他的个性。
2.注重作品的娱乐性,绝不是媚俗。从古到今,一代一代看下来,不难得出结论,小说这东西,原本就是俗物。俗而可耐、可喜。“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古人说话,常常言简意赅,一针见血。杨晓敏先生说:“小小说是平民艺术。”是从本质上来说的,也是一针见血。原本是俗,又何谈媚俗?刘建超可以放心大胆地一俗到底了。我们也是。但都要警惕不要陷入恶俗的泥沼。
3.用日常生活的语言去演绎日常生活,这是对的。问题是,日常生活的语言可不可以直接进入小说?我看不行。作家要学会“炖”的功夫,把日常生活的语言炖出喜怒哀乐的味道,才能端上文学的餐桌。好作家必须是好厨师。读者是食客。当然,众口难调,再好的厨师也不能让所有的食客都满意。
4.发现,不断地发现,是作家的使命。从这个角度上说,作家必须要有一双侦察兵的眼睛。刘建超通过《中锋》来暗示我们,那个名叫“大祝”的人,还有很多人,包括刘建超本人在内,都企图在精神的层面上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创造力的体现,就是不断发现。
5.刘建超喜欢从观念出发,而不是从故事出发来构建小小说的框架,有一点主题先行的嫌疑。主题先行,并不是一件坏事。几乎所有的工程项目(垒鸡窝除外),都是主题先行。关键的问题在于活儿干得怎么样。
6.李淑同先生的绝笔是“悲欣交集”。自说自话,是个人命运的结晶之语。大众生活的底牌却是“啼笑皆非”。很多年前我的老师说过这样的话。我琢磨了很多年以后得出的结论仍然还是“啼笑皆非”。刘建超喜欢为我们翻开这张底牌。《爸爸,你有权保持沉默》,以及《马路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仪式》,都是这样。
7.《寻找男子汉》,是物质时代关于男人气概的一首挽歌。从古典的视角来说,不爱美人的英雄不是真英雄,不爱英雄的美人只能是纸美人。英雄身上总是凝结着男人的气概。但在当下的生活里,这一古典的公式是不是还能解开人生的应用题?很难说。城里女人“叶子”趴在乡下男人后背上过河的的时候,尽管有“泪珠大颗大颗滚落下来”,但她终归还是要回去的,回到城里那个奶油小生的身边。这是一个袒露本性的时代,也是一个压抑本性的时代,是一种本性限制另一种本性自由生长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生活,我们会遇到很多困惑。这也正是那个名叫叶子的城里女人的困惑。
8.阿城先生把《红楼梦》归于世俗小说,理由多多。但他又特别指出,《红楼梦》能成为中国古典小说的顶峰,主要因素却是诗的意识。曹雪芹把中国诗的意识引入了小说,笔下的文字才会变得与众不同。诗情并非雅士的专利,俗人身上也有。“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句句都是大实话,联缀到一起,就有了意境。这意境可以是雅士的,也可以是俗人的。要把小小说写好,离开了意境恐怕不行。汪曾祺的小小说,贾大山的小小说,都是有意境的。提醒刘建超,别小视了那一点点意境。
9.细节是一个要害问题。小说的真实,不是情节的真实,而是细节的真实。小说的立足点稳不稳,取决于细节是否真实。表现大众生活经历的小说,包括小小说,在细节的描述上都不能脱离大众的生活经历。《老街汉子》给我留下了一个疑问,一个生活并不富裕的打工仔,能不能真的去拒绝有约在先的报酬?如果接受了应得的报酬,是不是真的给“首长”丢脸?
10.就像槐树有各种形状的根须一样,小小说也应该有各种形状的结尾。在尾巴的展览馆里,刘建超却偏偏喜欢欧·亨利,这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他说:“这类结尾即便是看多了也不会让人倒胃口。”刘建超有一枚健康的胃口,真是让人羡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7-4 00:33 , Processed in 0.016677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