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烁言叶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03|回复: 0

一声吆喝一生忆ZT

[复制链接]

457

主题

524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7-1-24 22: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声吆喝一生忆
   
                  李玉红                           

  清晰的记得那年我十岁,正在上小学三年级。暑假时候完成了作业,几个小朋友整天疯玩着踢毽子、跳皮筋、丢沙包等游戏。热得我们各个脸上“冒油”。在我们家的不远处,有一家冰棍儿厂,经常能看到有一些人推着自行车,后面驮着一个正方形泡沫做的箱子去上冰棍儿卖。那时家里困难,没有现在孩子所谓的零花钱,看见卖冰棍儿的只能目送远去。偶尔母亲不忍,拿出五分钱给我买一根儿,一点一点的用舌头舔着吃,品尝着那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份童年的甜蜜。
  不知是什么力量,促使当年十岁的我喊出了那声“卖冰棍儿——”的。
  母亲在我苦苦的央求下,用奶奶留下的红木匣子,大概五十公分长三十公分宽,上有黄色的铜锁,侧面两个铁的折页方便打开匣子的盖儿。周身已经褪去原有的颜色黑乎乎的,又沉又笨拙。母亲里面用塑料包上棉絮做好保温细节,外面两端系上一根约五公分宽厚的布带条。特意为了我不会因为箱子的重量,勒坏我的肩膀而特制的。
  一根儿冰棍进价三分五,卖五分,匣子最多能装五十根。而我一次只能装二三十根左右,因为瘦弱的我承载不了它们的重量。更没有那些骑自行车卖冰棍儿走的快。卖不了的时候冰棍儿就像我脸上的汗,无法控制的的滴落。我不怕流汗,就怕它们无声的化成一根瘦弱的木棍儿,任我的汗水和泪水怎么也不能帮助它们恢复原来的样子。
  记得第一声喊出“卖冰棍儿——”的时候嗓子发紧,就像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我。却生生的张口喊了一半的时候,赶紧环顾四周,声音小的只有我自己能听见。想想箱子里那些容不得太多时间的冰棍儿,没人的地方我一遍一遍的尝试,放开声带就像一个歌唱家为了一次演出练声一样。我必须尽快为这些冰棍儿找到“收留”它们的人,然后揣着那些一分二分亦或是五分一毛的“战利品”凯旋而归。面对头顶上如火的太阳我极力保护它们,不能让它们见到一点儿阳光。就像人的皮肤过度受到太阳的辐射过敏而奇痒无比,而它们见到太阳就会“哭”,那是他们最有力的“语言”。我的手太小,赶不走也挡不住它对我的不离不弃。在我“护送”冰棍儿的路上它是我的天敌,但又不能不承认,有它的日子给我创造的价值和收获。我的手只能用来小心翼翼的看护,不让箱子透一点点的缝隙。我爱它们必须胜过爱我露在太阳底下的皮肤,还有流在脸上的汗水。
   事实证明我不傻。在我还在吃乳汁的时候,母亲一大早就下地干活了。把我自己放在家里的摇车里,一放就是大半天。那时母亲以为我整天睡大脑有问题。直到当我看到个别冰棍儿有点瘫软的时候,发现并且也证实了我的大脑是正常的。我知道我不能吃掉它们,否则不仅得不到我的“战利品”,而且还失去了原有的本钱。于是我就大声吆喝,“冰棍儿便宜了——”,“鸡蛋换冰棍了——”。结果是,冰棍儿没有“哭”的稀里哗啦。让我还得到了特殊的“战利品”——鸡蛋。捧到母亲面前的时候,高兴地就像路边开放的五颜六色的花儿,骄傲地绽放着它的笑脸。
  因为新学期开始,卖冰棍儿的日子很快结束。那个期间我没舍得吃一根冰棍儿,母亲心疼的特意给我买了两根儿。拉着母亲的手,手足舞蹈,我想我一定是那棵笑得最美丽幸福的向日葵,向着阳光金灿灿的样子。
   后来,我把那声“卖冰棍儿——”很有质感的吆喝声的勇气来源,归结为我舌尖对它的渴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萱烁言叶文学网  

GMT+8, 2024-6-13 21:30 , Processed in 0.10731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